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5 流着眼泪的忏悔
  不得不说,莉妲斯和阿妮玛对魔王的印象,绝对谈不上好。

  不是因为对方是能够危及世界的存在,更不是因为对方是曾经的敌人,掀起战争的邪恶人物,只是因为对方的身上携带有太多让人费解的地方。

  那些地方都算不上是什么好印象,让莉妲斯及阿妮玛一提起魔王,语气里只有疑惑、忌惮和敬畏。

  希恩可以确定,一旦被这两个女神知道魔王即将复活,那以她们现在的反应,绝对会彻底失态,彻底陷入惊惶。

  希恩只能耸耸肩膀,沉思了一下以后,看向莉妲斯和阿妮玛。

  “照你们这么说,魔王的行为里确实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要断言她是十恶不赦之徒,是不是有点为时过早了呢?”

  这话,已经相当于是在打神族的脸了。

  毕竟,一直以来,就是神族将魔族视为邪恶的存在,认为他们是主动掀起战争,并享受战争的不法之徒,主张打倒魔王便能拯救世界。

  希恩现在这么说,可以说是一定程度上的撕了神族的脸。

  但莉妲斯和阿妮玛却都没有对此作出反驳。

  尤其是责任感和使命感过剩的莉妲斯,居然也没有反驳。

  “......我们主张魔王是能危害世界的存在,不是因为她为人邪恶,而是因为她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莉妲斯沉默了半响,随即苦笑了起来。

  “那位魔王主动掀起战争,导致了神魔两族数万年的大战,这固然是事实,可就算刨除这一点不算,你也不能否认,魔王确实有毁灭这个世界的能力吧?”

  莉妲斯的话语,让希恩无言以对。

  这确实不能否认。

  “有能力彻底毁灭这个世界的存在主动掀起了战争,那我们为了保护这个由我等崇高的母神创造的世界,将魔王视为危害,难道有错吗?”

  莉妲斯如此主张。

  “即便她不是十恶不赦之徒,那她也是悬在无数生命头上的利剑,威胁着整个世界的魔之王者。”

  这样的人物,若是老老实实的还好,主动掀起战争,那无论是谁都会认为她很危险,她是个邪恶的存在,应该立即铲除。

  所以,莉妲斯的言论,从某方面来说,一点错都没有。

  哪怕魔王本身的行动充满着矛盾的地方,她终究威胁到了这个世界,这是事实。

  希恩不禁想起自己在梦境里看到的故事。

  在梦境里,刚刚诞生没有多久的魔王同样在控制不了自身的力量的状况下,一次又一次的毁掉了至高神创造出来的世界。

  她或许不是有意的,可这些事情终究是她做出来的,至高神有理由愤怒,有理由敌视她,也有理由憎恨她。

  同样的道理,魔王或许不想毁灭这个世界,可她主动挑起战争,这给他人营造的印象,就是她打算危害这个世界。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魔王不是邪恶之徒,又如何?

  她终究做了错事。

  在希恩为此感到默然的时候,阿妮玛也发话了。

  “魔王本人的性情如何,只见过她与勇者对峙的我们判断不出来。”阿妮玛像是为了扭转沉重的话题一样,这般道:“但我多次和魔人们打过交道,从她们的口中能得知,魔王在私底下的时候,似乎是非常宠爱她们这些女儿的。”

  “是吗?”希恩看向了阿妮玛。

  “至少,魔人们自己是这么说的。”阿妮玛微微一笑,道:“若不是如此,魔王不会制造三大至宝,那就是用来保护她麾下的魔族及儿女的东西。”

  说的也是。

  虹魔钻是在魔族遇到危机的时候使用的魔族至宝。

  转魔池是提升魔族的机遇,提升魔族的战力的保障。

  而魔吼链则是被魔王送给了赫利米斯。

  即便赫利米斯并不能完全算是她的儿子,为了他的人身安全,魔王也专门为其订制了一件魔武具,用来弥补他自身的缺陷。

  从这可以看出,魔王并不是十恶不赦之徒,甚至私底下还非常的有人情味。

  这亦符合希恩在梦境中看到的印象,一个力量绝强,却极为怕寂寞,怕空虚,直到勇者少女接纳了她,她才露出人生的第一个笑容的少女。

  就在希恩想到这里时,突然,莉妲斯好像想到了什么,拍了一下手。

  “我想起来了。”莉妲斯如梦方醒般的突然道:“我记得有一次,月魔曾在我的面前无意间提到了魔王,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莉妲斯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希恩和阿妮玛的注意力。

  “魔王说过的话吗?”

  阿妮玛有些惊奇。

  “什么话啊?”

  希恩也连忙问了出来。

  莉妲斯苦思了一会,似在挖掘自己的记忆一样,半响以后才出声。

  “「没有人的时候,母亲常常独自在城堡中流着眼泪的忏悔。」”

  莉妲斯眨了眨眼睛,似乎连自己都感到很不可思议一样。

  “我记得,月魔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此话一出,全场陷入了寂静。

  “魔王...流泪忏悔...?”

  阿妮玛好像没能品味到这句话的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