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八章、不知深浅
  【大乾康元七十一年五月初七、申时、青衣卫都督公事房】

  “若说南宫不语是死于徐恪之手,你信么?”见杨文渊满脸疑惑地望向自己,沈环冷哼了一声,问道。

  “这……”杨文渊想了一想,随即回道:

  “不管我信不信,只要皇上相信就行了!”

  “你觉得,皇上会信么?”

  “都督!”杨文渊不由挺直了身子,好似胸有成竹般地言道:

  “南宫千户胸前以及后背的伤口,足可证明他是死在昆吾剑之下,而我与张千户,均是亲眼所见,是徐恪自己拔出了那把昆吾,当时在南宫千户的内室中又无他人。仅凭此两点,就足以推断,杀死南宫千户的,只有徐恪!”

  顿了一顿,杨文渊又补了一句:“皇上就算有心偏袒他徐恪,可证据确凿,也容不得皇上不信!”

  “证据确凿,容不得皇上不信?”沈环不断冷笑,眼眸中一道阴鸷的光芒望向杨文渊,唬得杨文渊不由地心中一阵发紧,只听沈环冰冷的声音传来:

  “你以为皇上是三岁小孩么?!”

  “都督,这……怎么讲?”杨文渊此时说话,已明显没有先前那么有底气,然心中对沈环的意思还是不能全然领会。

  沈环问道:“我问你,今日一大早,进过南宫不语内室的,就只有你们三个么?”

  杨文渊回道:“还有一个就是他的妹妹,叫什么‘南宫无花’的。此外,就是钦天监正袁大人了……都督的意思是……袁大人也有可能是凶手?这……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一说到袁天罡,他下意识地心中就是一阵恐慌。

  沈环不断摇头,他心中已然将眼前的杨文渊骂了不知多少遍,心道就你这号人物,竟然还敢自命什么“杨子房”?当真是笑煞人也!

  “文渊,你再好好想想!”沈环终于还是和言问道:

  “南宫不语的死因,除了是被徐恪所杀之外,是不是还有一种可能?”

  “都督的意思,南宫千户是……自杀?”

  见沈环点了点头,杨文渊不由地大感诧异道:

  “南宫不语真的是自尽身亡?!他……他为何好端端地……要去自尽呢?”卑职实实是不解!

  “我同你一样,起先也不相信南宫不语是自杀,咳咳!……”沈环略略咳嗽了两声,端起茶盏饮了一口暖茶,接着言道:

  “但我仔细查看了南宫不语前胸与后背的两道伤口,发觉昆吾剑刺入的方向,与徐恪当时所站的位置完全不符,如若真的是徐恪挥剑刺入,剑锋必定往上,而南宫胸口的剑伤,则是剑锋往下……”

  接下来,沈环便将他自己在御前所言的,那些可以断定南宫是自杀的依据,又极其耐心地与杨文渊解释了一遍。

  杨文渊听完沈环的分析之后,不由地频频点头,他这才完全相信,南宫不语真的是自杀身亡。

  事实上,从他发觉南宫突然身亡开始,他就从没有相信过,徐恪会真的去提剑刺杀南宫。

  “沈都督,可卑职还是不解,那南宫不语身居高位,仕途正顺,前番又刚刚破了猫妖奇案,他为何会突然自尽?”

  “这……你得去问袁天罡了!”

  “都督的意思,是袁大人的一番话,才令南宫千户不得不挥剑自尽?”

  “……”沈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言语。

  杨文渊自言自语般说道:

  “是了!今日一大早,我与张千户才刚刚进到南宫的内室,话还没说两句,就被袁大人给赶了出来。当时袁大人神色凝重、双眉紧锁,显然他为南宫诊病是假,要与南宫单独密谈是真!可是……袁大人又怎会劝南宫不语自尽呢?……对了!真正要让南宫不语自尽的,必定不是袁大人,而是……”

  杨文渊又望了望沈环,脱口而出道:

  “圣上!”

  这两个字一出,杨文渊顿时吓了一跳,他自己自言自语所推理出的结果,自己竟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下,他不禁吓得后背都出了一身冷汗。

  “……”沈环冷冷看着杨文渊,依旧没有说话。

  对于杨文渊的这一番推理,他不是没有想过,但他仔细推敲之后,又觉得不太可能。然而若说袁天罡不是受皇帝的指使,他也实在找不出别的人选,正如杨文渊所云,这天底下能使得动袁天罡的,整个长安京城,怕只有皇帝一人了,总不成是袁天罡想让南宫自杀吧。只能说,杨文渊的推理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这中间的真相,连他沈环自己,至今也并未完全搞清。

  接下来,杨文渊为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遂侃侃而言道:

  “举朝皆知,钦天监正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