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还不够资格!
  在九阳修炼界上,如果不是非常不可调解的仇恨,一般不会挖人祖坟,砸人灵堂,砸人招牌和宗门,这么做不说是九阳修炼界,就是在地球那也是不死不休的事情,陈缺这一拳把寒家丹铺的招牌砸了,这就基本上等于宣战,任何人都吞不下这口气。

  “好!好!!砸得痛快,这寒家在易宝广场上欺软怕硬,把我等散修摆摊卖药的都得罪过,活该!”

  在陈缺砸掉寒家招牌之后,一大部分人在拍手称好,可以想出寒家在这地界散修的眼中,名声有多么不堪入目。

  “何曾不是呢!想我一年前炼制了一些一星丹药卖点灵石,谁知道这寒家把我打得在家里躺了几个月,这种家族活该被人砸牌!”

  除了一些在骂着寒家的人,更有人在此时愤恨的讲述自己如何被欺凌之事。

  “可是,这寒家也不算是好相与的,他们家族背后可是有着金丹期的真人呢!而且听说他们还是寒静雪那个车池府天才的亲戚,这才是他们敢于作威作福的根本。”不过,也有一些人在担忧着砸牌少年会被教训一顿,毕竟这种事情以前也有发生过。

  “是啊!这些大势力大家族各个都是沾亲带故的,专挑着没有背景的散修欺负,要不然早就有人出来收拾他们了!”

  “哼……早有一天他们会尝到被人欺负的滋味!”

  更有一些修士是看戏的,一边瞧着寒家的反映,一边在旁指指点点。

  陈缺耳聪目明,这些话语虽然说是场下修士俩俩之间小心翼翼的说讲的,不过都一一被陈缺收入耳中,了解了些寒家的丑闻,陈缺也是呵呵冷笑,因为散修中大多数都是对寒家是带有恶意的,足以见得寒家名声之臭!

  “你是谁?竟敢在乾元城里砸我寒家招牌,找死!”

  等了三息左右,一个虎背熊腰的修士走了出来,手中抽着一把法器大砍刀,满嘴的胡渣,粗犷的外表,是一个结丹期初期的修士,看到陈缺后什么都不说,一砍刀便向陈缺打了过来。

  “呵呵……你一个下人,还不配问我这问题,叫你家负责的人来跟我说吧!”

  陈缺呵呵一笑,看到这砍刀砍至,不紧不慢,往后一闪躲过这一击,再向着前欺身向前,以手作剑,一道御剑术直攻向粗犷外表的修士雄口,其还没反映过来便被陈缺一个剑指击飞。

  而在众人眼睹之下,粗犷修士被陈缺剑指的力道直接砸到寒家丹铺的墙上跌倒在地,刚刚勉强的站起便连吐了三口鲜血。

  “你……你……”

  粗犷修士虽然说心中愤怒不已,因为自己结丹期修士竟被陈缺一个辟谷期后期的修士击倒,脸皮再厚也无法忍受,于是全身灵力爆开,双脚发力便想要洗脱这种欺辱!

  “寒风,你退下!”

  就在周围的修士以为粗犷修士又要和砸招牌的少年打到一块之时,一个阴柔的声音从寒家丹药铺中走出,一手拦住了粗犷面貌修士再次攻向陈缺的冲动。

  “可是……少爷,他……他打了我!”粗犷面貌修士有些迟疑,心中还在为陈缺把自己击倒吐血而记恨!

  “哼……你的事我不想管,但是我们不能够在乾元学院里以大欺小,要不然执法堂可不会看在你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