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五章 扬名立万1/3
    “喂!”

    “你别给我捣乱!”杨小曼瞪了一眼徐茫,恶狠狠地说道“快一点把要说的事情给讲完,再磨磨蹭蹭的,看老娘我晚上不把你给弄死!”

    面对生命的威胁,徐茫果断选择苟活于世。

    “大家好!”

    “我是来自于华国复大的徐茫,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抱歉,我的英语水平有限,只好让她帮我进行实时翻译。”徐茫并没有对着麦克风讲,而是通过喊话的方式,把内容传递到所有人的耳中,毕竟讲中文他们也听不懂。

    听到徐茫的话,

    杨小曼的俏脸泛起一股红霞,可当前情况又不适合撒狗粮,拿着麦克风默默为自己的未婚夫翻译他的话。

    “昨天美利坚宇航局nasa揭露了一个宇宙初始黑洞的可能性证据,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是震撼的,没有想到隐藏在相对论中的宇宙怪物,竟然可以追溯到宇宙形成之初。”

    “但是许多问题随之而来,为什么这些宇宙怪物被遮掩起来,让nasa的钱德拉都只是探测了三个它的脚印。”

    “对于这个问题,我询问了我的朋友,来自科大的天文系教授袁飞,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是不是因为宇宙中的气体云,把类星体的伦琴射线源给遮盖了。”

    “令人遗憾的是,关于这个设想,很早就有人提出过,甚至做出了模型,结果是无法被遮掩。”

    说到这里,

    徐茫停顿了一下,让小曼把自己最后的一段话给翻译完。

    “但是我通过我的另一位朋友,他是天体物理的专家,我通过他拿到了关于气体云的相关模型数据。”

    话落,

    大荧幕上出现了徐茫列出的宇宙中气体云的数据。

    “众所周知,气体云是在宇宙发展到一定时期,宇宙中充满均匀的中性原子或分子气体云,大体积气体云由于自身引力而不稳定造成塌缩,同时也是造星工厂。”

    “气体云在宇宙中的平衡靠内部压力阶梯和自引子而造成,压力来源于内部的温度,在热力学上这是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系统,当温度足够低的时候,内部压力很微小,物质在自引力作用下加速向引力中心坠落,从而形成恒星。”

    “我分析了许多模型,大多数的模型数据告诉我,他们并没有把造星系统和类星体混合在一起,所以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当类星体周边的气体云崩塌,开始造星的时候,初始的恒星正好被类星体中心黑洞吞噬。”

    “而这个过程将是永无止境,虽然因为吞噬爆发出巨大伦琴射线能量,却刚好被周边寒冷的气体云给阻挡,只有能量高的射线穿透寒冷气体云。”

    此时,

    徐茫再一次等待着小曼的翻译结束。

    紧接着,

    大荧幕上出现了一个三维的渲染模型图,以及一张来自哈勃望远镜的arkarian231的照片,arkarian231是距离地球最近的类星体。

    “我根据arkarian231的双黑洞系统,对nasa发现的初始黑洞,进行了艺术性建模,从模型中可以看到类星体是如何被隐藏起来的,当气体云当了一定温度和厚度,便能进行对类星体的隐身工作。”

    “这里我简单计算出了一个大概的数值,当然因为时间原因,我无法精确计算出准确的数值,希望今天的学术会议结束后,有人可以帮我算出来。”

    “隐身类星体本身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我找了九个关于类星体的资料,而这九个类星体没有一个是隐身的,隐身类星体对天体物理发起了全新的挑战,在这场挑战中,我们谁都无法置身之外。”

    “呃”

    “谢谢大家。”

    当杨小曼翻译完最后一句话,对在场的人说了一句thank  you后,所有人为徐茫的发言送上了掌声,为杨小曼精彩的翻译送上了掌声。

    万万没有想到,

    原本以为是一个搞笑的,结果真的很精彩。

    “史密斯,抱歉。”

    “我对我的无知感到后悔,徐的演讲很精彩。”坐在史密斯教授身边的一位老者,笑着说道“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大门,估计今天以后,许多人会对类星体发起挑战。”

    “这才刚刚开始。”

    此时,

    史密斯教授起身,来到了徐茫身边,冲所有人说道“精彩绝伦的演讲,但这只是刚刚开始,下面我们还是让徐,谈谈他对黑洞与信息守恒定律的看法。”

    徐茫的一篇论文《信息守恒是宇宙基本定律丢失的信息之谜》,几乎在场所有的专家教授都看过,并且给予高度的赞同,从理论上分析,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

    之所以支持徐茫的理论,有很大原因是徐茫让这个宇宙再度回归到了平衡,永恒的定律再度被永恒,起初的黑洞辐射错误,因为在计算中,黑洞一旦形成,就开始向外辐射能量,但这种辐射并不包含黑洞内部物质的信息。

    最终黑洞将因为质量丧失殆尽而消失,而那些黑洞内部的信息也就不知去向,这对物理学造成无法挽回的毁灭,一但这种假说成立的话,现代物理学将不复存在。

    幸好在恐慌中,徐茫站了出来,修正了黑洞辐射的漏洞,这就是绝大多数的科学家支持徐茫的原因。

    “不好意思”

    “让我缓一下”徐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刚的演讲费了太多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