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99 章 民国歌女7
  温若仙没有去接,她冷冷剜了一眼袁老板,她算是明白了,这个袁老板是谁的人,一目了然。

  “我有说要唱歌么?”她冷冷问。

  “你什么意思?”袁老板皱起眉头。

  “意思就是,老娘不干了!”温若仙转身直接走人。

  幸好昨晚已经拿了上个月的工钱,这个月,别想她免费打工。

  “来人啊,把她拦下!”袁老板急了,连忙叫一旁的护卫拦人。

  周围不少护卫,见状,就要上来抓温若仙。

  “谁敢碰我!“

  温若仙呵斥一声,这一声竟是震慑住了不少护卫,“我是谁的人,难道你们还不知道?谁敢抓我,王都统定不会放过你们。”

  “自己死了不要紧,家人怎么办。”

  这一句,在场的人都不敢动了。

  来了这个歌舞厅工作的人,谁不知道这些天王都统与肖笑的事情,报纸上都传开了,也没有见王都统澄清,而且肖笑的桌子上每天都放了一束王都统送来的鲜花。

  含义不言而喻,成年人都默认肖笑是王都统的人。

  “你——”袁老板的声音破了音。

  温若仙笑笑,毫无惧色离开了这里。

  袁老板不敢再拦,比起肖家,他更怕王都统。

  舞台上的歌女还在唱着歌,角落里,正在听着歌的王都统神色不明,整张脸隐藏在幽暗的光线下,显得冷酷极了。

  不一会儿,他远远就看见了正从后台气嘟嘟走出来的肖笑,眼见她直接要朝着大门口走去,他叫人去把她带过来。

  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在王正青耳边耳语了几句。

  温若仙被人在舞池拦下,她望了过去,和王正青的视线对上,她其实瞧不见那人的面容,可偏偏,她能感受到一道强劲的目光。

  “肖小姐,都统有请。”那过来拦人的手下有礼貌对温若仙道。

  旁侧不少人都瞧见了这一幕,不少人都在小声议论,当然,大都是羡慕嫉妒恨温若仙的女人。

  谁人不知道今晚王都统在呢,王都统是全城女子都想要嫁的金龟婿。曼月歌舞厅一大半的女子都是为了王都统来的,就算是远远地,能够和王都统见上一面,都已经是荣幸了。

  当然,不少人还希望王都统能够看上自己,所以使劲在王都统那边的贵宾席来来往往,可惜,都被王都统周围的护卫拦住,不让靠近半分。

  温若仙唇角微微勾起,她朝着那边的贵宾席走去,没有人拦下她,她直接来到了王都统的眼前。

  今晚的温若仙,穿着一袭雪白淡墨旗袍,本就如雪的肌肤在乳白的旗袍下,显得更加胜雪。

  她身材高挑,踩着高跟鞋,身子玲珑苗条,周围不少男子的视线都不能移开,就连王都统身旁的护卫都多看了几眼,随即不好意思别开了视线。

  她和肖甜真的是十足的不一样,肖甜甜腻天真,而她,清纯性感。

  她还真是不怕有不法分子对她动手动脚,竟然一个人穿着这身旗袍来这舞厅。

  “王都统,叫我来有什么事?”温若仙开口打破了王都统的沉吟。

  “坐。”王都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让她一直站着,他记得以前肖甜就跟他抱怨过,穿着高跟鞋就站那么一会儿,脚踝就酸痛了。

  温若仙毫不见外地站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她的坐姿十分优雅,脊背挺得直,交叉的双腿修长而白皙,她笑吟吟的,彷佛心情还不错。

  “喜欢喝什么?”王都统问了她一句。

  温若仙瞧着眼前桌台上的红酒,她道:“红酒就行。“

  王都统看着她,忽而笑了出声,亲手给她倒了一杯红酒,推了过去。

  他斜靠在沙发边,取出了一根烟,点燃了起来,烟气萦绕间,一股淡淡的尼龙香味蔓延在温若仙的周身。

  温若仙端起红酒杯,喝了一口,见他不语,温若仙也不开口问什么。

  两人就这么听台上的新人唱了一遍又一遍的情深深雨蒙蒙。

  半晌,那舞台上的新人不知怎地就被叫下台去了,原因没有别的,就是觉得不够劲,其他客人想要听一些欢快的,不要这么抒情。

  没有办法,袁老板换下了那个新人,最后还是像往常一样,放了舞曲。

  “这歌听太多遍就无趣了。“王正青幽幽道。

  温若仙耸了耸肩,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我已经和蔡老板说过了,这歌最好是每晚唱一遍,来舞厅的人大都是寻欢作乐的,过于抒情的,令人伤感,没人喜欢。“

  王正青弯了弯薄唇,“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没有你唱的好听,若是你唱,整夜就放这一首也无所谓。“

  温若仙看了过去,对上王正青深邃的眼神,他那双温柔的眼睛容易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