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番外
    当孟思成五岁的时候,他只是觉得虽然父母不在了,可是他应该好好地活下去。当孟思成十五岁的时候,他开始觉得自己应该努力学习,考上个大学,然后就自力更生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当孟思成二十五岁的时候,他开始努力地打拼,同时面对着自己取得的一点成绩,时常有些迷惘。别人总是看到他自信满满地面对着一切,坚定踏实地走着每一步路,但是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在迷惘。

    每当晚上忙碌了一天的他在洗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后,就开始迷惘了。

    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骤失双亲不知所措的孩子了,他已经羽翼丰满,他早已坚定稳健,他总是能够镇定地看着所有的人,让那些惊慌的、不知所措的、恐惧的、趾高气扬的人安静下来,让他们对自己信服。他好像已经可以得到自己曾经渴望过的一切,可是他依然不满足,依然在空虚。

    午夜梦回之时,他有时候会想起那双清亮却又带着点惊惶的眸子,还有那抹仿佛初春小雏菊般的羞涩笑容。

    于是心里便是一痛。

    那个人,那个名字,都是他心里的伤。

    伤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十几年来看似已经痊愈,其实稍微牵动到,还是隐隐的痛。

    以至于多年之后当他以为自己已经无坚不摧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她后的第一反应依然是逃避。

    加倍的武装,小心的试探,反复的心思,他的防备他的冷漠就在她那抹羞涩的笑间开始消褪,更在她那一夜温柔的守护中彻底瓦解。

    他以为,多年之后他们之间已经水到渠成;他也以为,这么多年来不止他一个人在等待。

    却就在他放下自己的武装,准备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时,迎来的却是冰冷的刀刃

    那是欺骗那是背叛,那是用刀割开他陈年的伤口她的温柔她的微笑她的羞涩,全都是假的

    于是他像一个被伤害的孩子般任性地折磨着她,也折磨着自己。刻意地不去见她,刻意地给她安排那么多的工作,也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各种冲动。

    在心酸的时候一遍遍的想她是怎么可恶,她是怎么把自己的心捧上云端又狠狠地摔在地上于是心痛气愤再次袭来,恨不得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女人,恨不得伸出双手扼住她柔弱的颈项

    可是在他的坚持竟然只有那么两周,他还是忍不住去看她了。多日不见,用冷漠的眸子扫过她憔悴的面容,心里便是那么一紧。

    孟思成挫败的发现,原来他终究是不忍心,他无法忍受她那么的苍白和憔悴。

    孟思成抬起头,透过落地窗,俯视着外面的灯红酒绿。

    在这个城市里,有着那么多男男女女,或者庸庸碌碌或者志得意满,但其中却只有那么一个她,让他心伤让他心痛,也让他无能为力

    那一夜,他喝了很多酒,一个人开车到了她的住处,就那样站在楼底下仰头看着她的窗子。那个窗子里依然透射出昏暗的灯光,他在心里描摹着她的样子,任凭自己的心沉入无边的黑暗和冰冷中。

    可是他却看到了什么看到了在夜色中她和那个男人难舍难分谈笑风生

    她笑得那么温和,她抬手抚过发丝的样子是那么柔软,但这一切却都不是因为他

    为什么她面对自己时总是小心拘谨为什么她和他之间从来没有那样的默契和氛围

    想起那晚看到的那一幕,孟思成紧紧攥起拳头,怒火在心中烧起。

    为什么那个男人会在半夜三更的时候从属于她的屋子里走出来为什么

    他痛苦地闭上眼睛,一遍遍地回忆那一晚她对自己说的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