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东京一夜
    “你在看我,对吧?”

    窗外那一张形似怪鸟的面孔勾起狞笑,就好像发生了什么好事一样,乐不可支地在窗外跳了舞来。

    “你在看我!”

    “你在看我!”

    “你在看我……”

    他的脑袋兴奋地在脖子上疯狂地转着圈,隔着窗户,饥渴地看着原照,尖叫“你看到我了!”

    原照好像被魇住了一样。

    僵硬在原地。

    动弹不得。

    只有一颗心终于沉进了谷底里去。

    在窗外,那半人半鸟的瘦长影子兴奋尖叫着,猛然合身,向着窗户里面扑了进来。

    再然后,便临空爆成了一团血浆。

    自一张突如其来的大嘴之间。

    嘭!

    紧接着,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怪鸟在那一张生着弯曲的鬼角,遍布老年斑和疤痕的面孔之间,被咀嚼成泥,吞入了看不见尽头的漫长脖颈之中。

    最后,苍老面孔上,那一双遍布着白翳的眼瞳回转过来,令原照瘫倒在地。

    “饿啊……还是……饿……”

    那声音仿佛从哪里听到过一样,阴冷的面孔直勾勾地端详着原照的样子,声音沙哑“要……好好……睡觉啊……客人……不然的话……会被……吃掉的……”

    紧接着,那一条长长的脖子和脑袋便缓缓地缩回去了。

    看不到去了哪里。

    只有在窗帘一角外照进一片惨白冰冷的月光,落在原照毫无血色的脸上。

    寂静里,理智那一根千疮百孔的弦终于崩断。

    原照,仰天倒下,就地晕死了过去。

    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难得的做了一个好梦。

    槐诗醒过来之后,发现整个人放松的不得了,好像重获新生那样。

    而且,胸前的伤竟然已经好了?

    被人拿着狙击枪都穿胸了,一夜就长好,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除了大量绿植的生命力和银血药剂的应急修补之外,昨天的晚餐也功不可没,品质相当纯正来着……

    就是原照一脸半死不活的样子,看上去分外的丧气。

    “你这一脸惨淡的样子是闹哪样?”

    “说来话长……”

    原照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垂头丧气地跟在槐诗身后,倒是没有昨天那种中二的感觉后让人感觉相处起来舒服了一点。

    等他们洗漱完毕之后,早餐竟然已经准备好了。

    几种精致的小菜搭配了米饭,还有颇为可口的味增汤。

    老太太的手艺竟然不逊色于自己,吃的槐诗啧啧称奇。

    “老身年轻的时候也做过一任会席馆的大将呢。”老太太说起这个,顿时掩着嘴轻声笑了起来,“可以,现在已经老啦,不比当年。”

    吃完饭之后,槐诗觉得自己应该告辞了,老太太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两人送到了门外之后,又特意从玄关处取出了一个信封,递了上来。

    “这是上次麻衣的父亲带回家的东西,对您这样的外来者应该有用,不过这里并不太平,还请您小心。”

    槐诗入手,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两张陌生的胸卡,好像是什么地方的工作凭证,紧接着,就感觉任务面板一震,骤然浮现出一条崭新的任务。

    以取得相关线索,任务链开启。

    当前任务staff之路——二十四小时内,前往小猫乐园通过面试,成为正式员工。

    小猫乐园?

    那是什么地方?

    总感觉很有即视感的样子……

    但槐诗又说不出来,只是拿起门票的时候,便隐约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道冰冷的目光望过来,举起律师函遥遥映照,稍有差池就会落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随手分了一张给原照之后,槐诗向老人致谢。

    “都是一些用不上的东西,不要在意。”

    老人微笑着,递上了一个纸袋

    “还有这个,是麻衣那个孩子给您准备路上用的,请您收下吧,那个孩子可是熬了一夜准备了好久呢。”

    纸袋里是一盒粉红色的便当,看上去颇为可爱。

    便当下面,竟然还放了好几个弹夹?

    槐诗随手碰了一下,系统面板就浮现信息——万能弹夹,可配备在任意枪械之上,子弹数量视口径而变化,每三小时进行一次补充。

    竟然是一件金色装备!

    槐诗目瞪口呆,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楼上,楼上的窗户后面,窗帘猛然拉上了,只是略微不安地抖动着。

    许久,槐诗收回视线,叹息了一声。

    “替我谢谢麻衣小姐,可我只是一个外来者……”

    “我知道。”

    老太太打断了他的话,苍老地面孔上露出微笑来“真是个俊秀的年轻人啊,还这么体贴,早几十年的话,老婆子我也要动心了吧?”

    “感谢您对我家孙女这么温柔。”

    她上前一步,踮起脚,轻柔地为槐诗整理了一下衣领,抚平了肩膀上的皱褶,然后缓缓后退,回到了小院的门后面,笑着,躬身道别

    “槐诗先生,祝您一路顺风。”

    天色在渐渐亮起,纵然无有太阳和星辰,可沉没在黑暗中的城市依旧浮现出一丝隐约的光亮,区分了‘白天‘和’黑夜‘。

    在那隐约晨光的照耀之下,眼前的景象就变得虚幻又飘忽。

    好像在迅速地边远那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