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他们要吃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晚饭的时候,原照好像没有什么食欲的样子,脸色苍白,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打着摆子。

  “吃啊,你怎么不吃点?”

  槐诗端起勺子,给他盛了满满地一碗粥,白粥炖的香甜,里面漂浮着两根人脸萝卜和酷似内脏的蔬菜叶子,散发着令人食欲大振的味道。

  除了菜粥之外,他还请教了老人试着炸了一点天妇罗,然后又做了两份荞麦面。

  晚饭只有老人作陪。

  麻衣似乎端着饭给楼上的爷爷送去了。

  至于麻衣的父母,老人只说出去工作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吃过晚饭之后,老人便将他们带到二楼的一处房间里。已经提前被麻衣打扫得干净,但依旧有点灰尘味。

  老人指着松软的床铺,对槐诗说:“这是您的。”

  然后又指了指随便丢在地上的陈旧被褥,对原照说:“这是你的。”

  行吧……

  区别对待。

  原照已经习惯了。

  倒不如说,能够从这家人的厨房里活着逃出命,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应该说彻底麻木。

  门一关上,他就趴在自己的地铺上,动都动不了了,一副已经燃烧殆尽的样子。

  寂静里只有走廊对面的房间里,病重难行的爷爷发出一阵阵浑浊地喘息声,好像破风箱一样,夹杂着沙哑的咳嗽声,偶尔还有缓过气儿来吃两口东西的声音。

  碎骨头咬的嘎嘣嘎嘣响的,老爷爷牙口还挺不错。

  吃完了两份之后,又开始沙哑地叫了起来。

  “饿啊,饿啊……惠子,我好饿啊……”

  “烦死了,死老头儿!还有客人在呢,你究竟要丢我们家多少脸面才肯罢休!”

  老太太烦躁地怒斥着,很快,在低沉的脚步声里,好像有水桶晃荡的声音送进对面门里去了。唏哩呼噜的声音传来。

  吃得蛮香甜的。

  槐诗都没想到自己熬的那么一大锅粥能够全部被吃完,如果不是太冒昧的话,他都想要过去敲门问问老大爷要不要来点下粥的小菜了。

  总之,老人家吃得开心就行。

  扛着一只粉红色的毛巾带着麻衣红着脸送上来的洗漱用品去刷了个牙,再好好地泡了个澡,槐诗只觉得疲乏尽消。

  虽然胸前的重创还依旧有些勉强,但晚上的菜粥和各种菜肴似乎都是不可多得的佳品,原料可贵,吃了两碗之后,槐诗明显感觉自己回血速度上升。

  恐怕大概到明天早上就能够恢复完毕了吧?

  真好啊。

  “怎么看上去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擦着头发,低头端详着地上呻吟的原照:“借个宿而已啦?你究竟虚个什么劲儿啊……啊,你一定没有到朋友家住过对不对?”

  这小鬼这么中二,搞不好连个朋友都没有。

  真可怜。

  被槐诗怜悯的目光看着,哪怕是虚弱的原照也被激怒了,从地铺上爬起来,恼怒地蹬着槐诗:“他们、他们……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吗?”

  “知道和不知道有什么区别吗?”槐诗斜眼看着他,“问那么多干嘛,人家热情招待我们晚饭,还给我们住的地方,你这个小鬼心里怎么就一点感恩都不知道的!”

  神他妈感恩!

  原照都要被槐诗这鬼样子吓疯了,要不是那一家子妖魔鬼怪还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原照早就吓得夺路而逃了。

  好像想到了什么,看向槐诗的视线也变得无比古怪。

  在吃晚饭的时候,那个老太婆好像一直特别殷勤地给槐诗添饭夹菜,偶尔看着自己的眼神就跟看着一只活蹦乱跳的牛排一样,漠然之中带着一丝饥饿和审视。

  仿佛在找哪里比较好吃一样……

  一个可怕的想法从他的脑中浮现:他们两个,该不是被这一家子妖怪给养起来等肥了就宰了吃吧!

  想到这一截,他就觉得越发的心慌,压低声音看着槐诗:“你不觉得太渗人了么?”

  槐诗无所谓地耸耸肩,“对普通人来说,升华者也挺渗人的。况且,地狱里有不渗人的东西么?”

  随手,扯开了被褥,他躺在松软地床破上,嗅着那种淡淡的尘埃和古旧的味道。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墙上伸出的水渍,好似一张张笑脸一样,看着还挺可爱的。

  啊,这种感觉……没错,就好像还住在石髓馆里一样

  无比安心。

  “好了,赶快睡吧。”他随手拉了灯的开关,盖上被子最后嘱咐道:“明天早上比赛又要开始了,要养精蓄锐……”

  神他妈养精蓄锐!

  我看你养肥还差不多,等你斤两差不多了,就可以杀来吃了。

  我看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妖怪看你的眼神那么饥渴,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的样子,到时候说不定胃口大开还能多吃二两!

  原照腹诽着,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夜色深沉。

  在槐诗渐渐响起的鼾声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