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快乐吗
  “乌鸦坐飞机!!!”

  随着少年的咆哮,槐诗依然从天而降,向着肌肉怪老头儿的秃瓢举起斧子,一个跳劈!

  自瞬息间,罗老抬头,凝视着少年的影子,眼角缓缓挑起。

  这可真是……出乎预料啊。

  他的嘴角勾起了笑容,然后,踏前一步。

  轰!

  地板震颤。

  然后,上勾拳!

  于是,风从地起,好像熔岩自地壳中喷薄而出一样,自高热之中,那一道铁青色的拳突破了飓风,笔直地砸向了槐诗的腹部。

  自间不容发的关头。

  而槐诗,却自空中转身,宛如飞鸟那样的,以沉重的斧刃调控着自身的重心,在瞬息间完成了变相,紧接着,自挥洒和回旋之中,向着自地而起的拳头伸出手掌。

  五指张开。

  似是防守。

  罗老嗤笑,应该说以卵击石还是杯水车薪呢?没有二十厘米厚的坦克级装甲,只靠着肉掌想要抵挡鼓手所蕴藏的内劲。

  未免太天真了点吧?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铁光迸射,结晶生长的声音里,祭祀刀自虚空中跳出,落入了他那一只手掌中,被握紧,笔直地向下刺出。

  以铁对拳。

  向上轰出的铁拳停滞了一瞬,罗老挑起眼眸,浮现出一丝微妙的错愕和惊奇:就连自己这一招变化也算到了么?

  直觉?

  还是其他什么?

  他脚步一顿,再顿,自轰鸣之中,沉重庞大的身躯毫无征兆地向后划出了三米。躲开了自己本能击破的刀锋,重新站定。

  槐诗落地,不可置信。

  原本应对他的进攻,自己还准备了好几个相应的变招,可唯独没有想到他会后退。

  要说祭祀刀能够砍伤他的话,那才不可能。

  哪怕没有调用圣痕,槐诗都能看得出来,他起码是四阶的升华者,搞不好还是四阶之中顶峰那一筹的强者。

  以他的技艺和力量想要解决自己这一击,几乎可以说有无数的方法。

  “为什么后退?”

  槐诗问,“放水了?”

  “啊,对,放水了,大概给你放了太平洋那么大的量吧。”

  罗老带着嘲弄地微笑,撤去架势,微微活动着浑身的肌肉,近乎毫无防备那样,任由三步之外的槐诗寻找着自己的弱点和空隙。

  “你觉得我会感谢你?”槐诗问道。

  “要说的话,大概是这大概是这么多年以来的体会吧。”

  罗老扭动脖颈,噼啪的声音令人发毛:“你看,倘若一味以数值进行碾压的话,战斗可以在一瞬间结束,可所绝出的是胜负,绝对无法给人带来任何成长。

  ——所谓的教育,也不应该这样。”

  “哈。”槐诗被逗笑了:“虽然我很感动来着,但老头儿你只是压低了自己的力量,打算虐菜而已吧?”

  就好像那些高手吊打萌新时的丑恶嘴脸一样。

  害怕嘛?没关系,我让你双手双脚……只拿眼睛都能瞪死你。

  令人不快的傲慢和自信。

  可偏偏槐诗却无从拒绝,他确实需要面前的老人稍微降低一些段位,才能够学习到更多。

  “所谓的教育,不就是这样的么?”

  罗老一脸理所当然地反问道:“抛去无关紧要的东西,最大程度上给人带来痛苦,令人知晓恐惧,了解禁忌,接受驯化之后方能自由地生存在规则之下,了解自身的浅薄和错误之后,方能正确地面对这个世界,从而在地狱之中寻觅到取得胜利的道路……”

  槐诗竟然无言以对,愣了许久之后,毫不客气地感慨:“你这个老头儿,脑子一定有问题。”

  “谁说不是呢?难道升华者里就有正常人吗?”

  罗老反问:“小鬼,想要在这个地狱一样的世界里活着,所需要的可不止是勇气,有时候,你更需要一点小小的疯狂……恰巧,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东西,难道我作为教师,不应该将这个交给你吗?”

  “那你可真体贴啊。”

  槐诗反讽:“你确定我能学会?”

  “我觉得你一定会天赋异禀。”

  罗老咧嘴,标志性地怪笑起来:“看你自学禹步挺好,那今天这一节课就从最简单的鼓手的构和型开始教起吧——”

  说着,向着槐诗,他缓缓抬起了左手,摆出古怪地进攻架势,铁青色的面孔的肌肉勾起了狞笑。

  “——至于教学方式太过粗暴的问题,你就不要介意了,好吧?”

  “这是你家,东西都是你的,搞坏了不要让我赔钱就好。”

  槐诗无所谓地耸肩,缓缓地展开手,向着他展现刀和斧,露出微笑:“正好,我还有一招龙卷风摧毁停车场想让你见识一下。”

  下一瞬间,槐诗踏前。

  紧接着,破空的轰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