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帕拉塞尔苏斯
    雷飞舟听见了槐诗的嘶吼,却只是冷笑,不为所动,扬声长啸着,催促着狼变者们上前,将他彻底淹没。

    可这一次槐诗却没有再给他发号施令的时间。

    宛如飞鸟那样的。

    在瞬间逆转了重力。

    狼群之中的那个消瘦身影一跃而起,龟裂的痕迹自从他脚下的地板上扩散开来,而他已然凌驾于空中,自千疮百孔的舱壁之上疾驰。

    瞬息间,不论是混乱的狼变者、破碎的墙壁还是坍塌的天花板,都变成了他暂时的立足点。

    甚至没有掀起丝毫的风声。

    雷飞舟愣了一瞬。

    当吸血鬼所拥有的恐怖敏捷以如此的方式展露之后,狼群的消耗战术已然失去了意义,而那个血气之中的黑影已经近在咫尺。

    “天真!”人狼冷笑。

    在雷光迸射中,斧刃和利爪再次碰撞在一处。

    麻痹扩散,槐诗的动作短暂地一滞,可紧接着,便看到雷飞舟的手臂挥舞,左手的利刃自他的面前横扫而过。

    哪怕抬起手臂挡在面前,依旧感受到了一阵骨肉破碎的痛楚。

    他向后飞出,左臂上俨然已经被扯开了数道惨烈的创口,自涌动的血色中,露出泛着淡青色的骨骼。

    未曾落地,伤口就在炼金血浆的催发之下强行弥合。

    而在他的右手之中,斧刃已经脱手而出,飞上了空中。没有等雷飞舟的视线从那一把回旋的斧刃上收回,他的右手袖口中就滑出了一把匕首,被五指紧握,反手刺落!

    转瞬间,贯穿了迸射的雷光,死死地钉进了他的面孔之上!

    可以理解,当你的鼻梁骨太长时,总会有人想要拿来做点文章。

    但不能接受!

    人狼咆哮。

    槐诗在落地的瞬间撒手,踉跄后退,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斧柄,不顾身后冲上来的狼群,再次合身而上。

    这一次,猎人和人狼碰撞在了一处。

    斧刃和利爪摩擦,焕发出了钢铁碰撞的轰鸣。

    人狼怒吼,在震耳欲聋的咆哮中,他异化的身体再度膨胀,竟然将槐诗向后推动了一步,紧接着,他手握着斧刃和刀锋,力量再度爆发。

    在那凌驾于自己数倍以上的力量碾压之下,槐诗脚下再也无从站稳,被他猛然扯起,再次砸在了墙壁之上。

    他甚至来不及从舱板上滑下来,便看到庞大的人狼猛然蹲伏在地,整个沉重的身体宛如炮弹一般向着自己冲击过来。

    在瞬间的轰鸣之中,槐诗身后已经扭曲的舱壁轰然破碎,而槐诗只觉得眼前一黑,已经被雷飞舟顶进了隔壁。

    那过于庞大的力量未曾停止,依旧在轰然向前,

    紧接着,又是一重舱壁在冲撞之下破碎。

    槐诗张口,吐出内脏的碎片和淤血,落在地上嗤嗤作响。

    缠绕在雷飞舟身上的电光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击穿了。

    可雷飞舟也不好过。

    哪怕再没有力气,槐诗起码也是能够动一动小拇指的——尤其是在对准他的眼眶的时候……

    自破碎弩机中最后射出的一枚祝福弩箭深深地贯入了他的左眼之中,只留下短短的一截末尾。

    血流如注。

    雷飞舟嘶吼,伸手,尖锐的利爪扯起了地上的槐诗,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可是在那一瞬间,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手软了一下……

    就好像是抽筋一样,瞬间的麻痹感,突如其来,又倏忽而去。

    短暂到好像根本不曾发生一样。

    可是又如此的不正常。

    在破碎舷窗的倒影之中,他好像看到了身后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闪现——如同鬼魅。

    有人站在他的身后。

    “谁在那儿!”

    他下意识地扭头。

    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脖颈处传来的剧痛。

    在他迟滞的那一瞬间,槐诗挣脱了束缚,端详着雷飞舟展露无遗的脖颈——在丝丝雷光的笼罩之下,就好像是摆在聚光灯下面的鸭脖子一样。

    他咧开嘴,露出了尖锐的犬齿。

    ——开饭了!

    于是,人狼痛苦咆哮!

    当吸血鬼尖锐的犬齿刺入脖颈的瞬间,随之而来便是一阵眩晕,那是来自于吸血鬼之齿上的毒素,可紧接着,犬齿又好像变成了烧红的铁钉,带来了一阵阵地灼痛。

    嵌入犬齿之中的纯银圣言在疯狂地净化着一切。

    不论是他还是槐诗自己。

    可令他恐惧的是原本有如臂使的雷电却开始飞快的消散。

    随着自己返祖的狼化状态一起……

    神灵所赐予的恩惠正在以预想中数十倍以上的速度消耗,不,应该说,被夺走……随着血液的汲取,这一份力量也随之流入了槐诗的躯壳之中,被消化为纯粹的生命精粹。

    吸血鬼圣痕的本质,不正是通过血液作为媒介,将受害者的生命、力量乃至一切尽数夺走吞食么?

    哪怕那带着浓郁雷光的血液将他的脸烧得嗤嗤作响,可很快,焦黑的表面剥落之后,便会有苍白的血肉和皮肤重生。

    “给我……滚开!”

    雷飞舟奋力挣扎,竭尽自己所有的力气,终于将槐诗从自己的身上扯了下来。可自己脖子上却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创口。

    就连大动脉都被撕裂了,不断地涌出鲜血。

    他踉跄地后退,还没有站稳,就看到滚落在地的槐诗重新爬起,拖曳着地上的斧子,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

    雷飞舟嘶哑的尖啸,狼化者们围拢而至,为他赢得了短暂的喘息。

    过了足足半分钟,人狼才用最后一丝雷电驱除了伤口处的银质诅咒,合拢了动脉上的致命创口。

    但被祝福的神圣状态却已经结束了,比预想之中要早的太多。

    不过,和他比起来,槐诗的状况反而更惨烈一些,纵然得到了血浆的补充,可身上依旧残留着诸多创口。

    脸色青紫色的蛛网斑纹越发地严重了,毒素渗入了骨髓。

    竭力喘息。

    “太天真了,小鬼,太天真了。”

    雷飞舟看着重围中的吸血鬼,嘶哑的大笑起来,“就算是你杀了我,那个nc小姑娘就能回来么?你所做的根本没有意义,只不过是在自寻死路而已!”

    “或许吧。”

    槐诗面无表情地抬起头,自混战中甩出一柄飞刀,在他的笑容上留下了一道缺口“但总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不是吗?”

    雷飞舟的笑容渐渐阴沉。

    纵声长啸。

    可比他更快的是槐诗,扯下了消耗一空的血浆袋之后,吸血鬼奋起余力,手中的刀斧自空中掠过,斩下面前狼化者的头颅,踩着他未曾落地的尸体,鬼魅再度腾空而起,向着雷飞舟无声而至!

    这一次雷飞舟没有再试图硬抗,而是后退了几步,避其锋芒。在失去了众神赐福的返祖状态之后,他不敢同杀伤力恐怖的吸血鬼正面对决,而是嘶吼着叱令那些游走在游轮上的失控者们汇聚而来。

    但这一次,却没有多少响应的声音响起。

    刺耳的轰鸣此起彼伏地在游轮的前后响起,不断有浓厚的烟雾扩散开来,形成一片毒云,不……应该说是解毒剂才对。

    在烟雾的笼罩之下,那些疯狂的失控者都僵硬了一瞬,旋即便在强力的镇定剂和针对狼毒所制造的气化寒雾便将一切都吞没了。

    并非是温柔的治愈,而是残酷的杀死——纯粹针对狼毒的特性所打造的超低温环境和猛毒将一切感染组织渐渐腐蚀成了一团烂肉。

    就连其余不在寒雾覆盖状态内的狼化者都渐渐僵硬起来,动作变得迟缓又无力,好像退化成了普通版本的丧尸一样。

    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一度肆虐了全船的恐怖瘟疫在如此精湛而庞大的炼金术的作用之下,开始迅速的消退。

    帕拉塞尔苏斯!

    隐藏到现在之后,他终于出手了。

    可槐诗只是看了一眼,便毫无兴趣地收回了视线,而是专注地看着面前错愕的雷飞舟,微笑着提醒

    “现在,轮到你了。”

    雷飞舟面色骤变,迅速地后退,“阴言!我死了你也好不了!”

    “哼,一群蠢货。”

    在远处的阴影中,听到盟友的呼唤,阴言忍不住冷笑。

    一个是得势之后就开始膨胀的莽夫,一个是分不清轻重缓急的蠢货。稍微在中间调拨一下,就会开始狗咬狗……但不论如何,一旦雷飞舟死了,那么槐诗就会变得势大难治,有一个精通搜寻踪迹的猎魔人在船上,他没有信心能够藏到最后。

    虽然希望两边能够同归于尽,但现在看来,自己必须帮一把了。

    他按了一下好不容易愈合的胸口创伤,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在无声的潜行,他小心地绕过了地上会显现出自己踪迹的血泊,悄摸摸地混在那群被弱化的失控者里,向着槐诗的后背潜去。

    在传说中,这些流浪在苏格兰高地上的矮人和地精的混血因为自身被歧视的出身,性格变得残忍又暴虐,喜欢凭借着自己能够隐身的铁靴奔行在黑夜里,使用残忍的铁爪或者铁矛,从背后将路过的行人杀死,用他们的血液将自己的软帽染红。

    因此而被称为红帽子。

    到现在,阴言终于彻底消化了红帽子记忆中的潜行记忆,比原本刚刚上手的时候娴熟了十万倍,完全没有泄露任何的踪迹。

    可就在上他举起淬着猛毒的短矛,准备大施报复的时候,却看到混战之中的槐诗骤然回头,向着自己露出温柔的笑容。

    被发现了?

    下一瞬间,斧刃劈空而落!

    他狼狈后退,紧接着便看到短刀横扫的雪亮刀光,自他的脸上切开了一道裂口,险些割断了他的脖子。

    阴言狼狈地自隐遁之中浮现踪迹,不可置信。

    紧接着,便听见来自槐诗的冰冷声音“下次想要玩潜行的时候,先把你那位老相好的香水味去了再说!”

    阴言的神情狰狞,独臂握着短矛,正准备回头呼唤人狼一同解决槐诗的时候,却看到雷飞舟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了走廊的尽头,趁着槐诗被阴言吸引了注意力之后,掉头狂奔。

    跑了!

    他目瞪口呆,没有想到雷飞舟竟然这么恶毒,可看着满脸鲜血向着自己一步步走来的槐诗,神情就开始抽搐起来,迅速后退“我是被蒙蔽的!都是雷飞舟在从中作……”

    “那就给我滚开!”

    槐诗不等他说完,飞起一脚,将他从面前踹开之后,一斧头劈翻了前面挡路的狼化者,循着地上的血迹,紧追不放。要是阴言铁了心隐身想要逃的话,他有可能拦不住,但不论如何,雷飞舟都必须死。

    他按着怀中那一本染血的字典,往地上啐了一口黑色的血。

    在嗤嗤作响的声音里,他拖着斧头,一步一步地向着雷飞舟逃走的方向走去。

    “来都来了,干嘛走那么快呢?”

    他轻声呢喃着。

    在一片混乱中,雷飞舟听见了背后紧追不放的脚步声,面色越发地狰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