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十方山河 光明遍满
  在大雾的笼罩之下,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不知道多少海中的巨鱼被催生为了各种各样的怪兽。

  虽然在所有人的印象中,牧场主都是将万物视作食粮的暴虐神明,可不能否认的是,牧场主这个名字同样代表了?掌管着大量有关生命的力量。

  毕竟食量肥壮,才能够放心地大口饕餮。

  哪怕只是自遥远的地狱之中的至福乐土里洒出那么一点点甘霖,便已经化作了笼罩整个海域的恐怖浓雾。

  在浓雾里,不知道多少足以和哥斯拉媲美的庞然大物在不断地厮杀着,竞争着这一场巨大掠食中的胜者。

  猎杀在每一个角落之中发生着。

  最终,上万个猎场之中催生出了千百条上体型庞大到足以和战舰相比的怪物,它们汇聚在一处,双目之中带着最原始的兽性和饥渴,不断地吞噬着沿途上的一切食物,遵循着牧羊人的笛声,向着东夏进发。

  而就在海上边境的界限之上,已经有一整排钢铁战舰缓缓地排开,无数士兵们奔走在加班上,进行着紧急战备。

  各式战斗机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整备、预热和升空,而就在大后方,沿海地区的各个荒凉地带,一个个军区基地中响起了刺耳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又一个深邃的导弹发射台缓缓地开启了。

  代表猎食者们的无数怪物顺着洋流转瞬间呼啸而至。

  首先响起的是一道雷鸣。

  在晴空之上,骤然有一道霹雳从天而降。

  没有人胆敢去凝视这一道雷霆的摸样,因为胆敢去直视它的人都在那暴虐而庄严的雷光之中永远失去了光明。

  瞬刹之间,那一道雷光凭空而起,如龙运行在天空之中一样,绵延千万里,不断地向着尘世洒下了毁灭的分支。

  所过之处,来自归净之民的浓雾被摧枯拉朽的贯穿了,那些庞大而暴虐的海兽在雷光之前像是薄纸折叠成的一样,瞬间被撕扯成粉碎,然后在高温中焚烧成焦烂,最后真得像是纸片一般融化在了海中,变成一滩恶臭焦烂的泥。

  宛如铁犁翻动大地那样的,雷光如实质,自北向西,绵延千万里,在海面留下了一道深达数十米的残痕,而自裂口两侧扩散的电光更是瞬间有数十里之遥。

  于此,划下界限。

  一击之下,死伤惨重。

  而释放雷霆的升华者甚至连面都没有露。

  可随着一只海兽的死去,有十只海兽在迷雾的催生之下再次膨胀生长而出。在雷光的鞭挞之下,怪物们只是停顿了一瞬间,便在笛声里重整旗鼓,向着国境线扑去。

  雷霆仿佛开战的号角。

  在那一瞬间,不论是主炮还是副炮,更不用说机枪鱼雷深海炸弹,所有的战舰火力全开,而航母的加班上,战斗机群如飞鸟一般腾空而起,怒吼着扑向了迷雾的所在。

  在半空中,导弹带着炽热的尾焰飞出。

  不止是这里,此时此刻,在沿海的所有发射基地中,宛如喜迎春节那样,不断地有战争地礼花升空,扑向了战场。

  这已经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战争。

  一场在全世界的关注下,东夏社会保障局与归净之民间的大战!

  没有人会怀疑这一场战争的结果,作为掌握了天文会十分之一权利的庞然大物,贵为五常之一的东夏,多少年的战争储备和多少升华者,会打不过归净之民这群神经病么?

  甚至不需要那些民间的巨阀,不需要太清重工、不需要巨鹅集团、也不需要形形色色的边境猎人们。

  只靠着社会保障局,就足以彻底评定这一祸患。

  唯一不确定的是,归净之民能够顶着如此恐怖的火力坚持多久?

  是否足以达到他们的目的呢?

  罗马、埃及、美洲自由同盟、俄联,乃至最接近战场的瀛洲,此时此刻,无数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战场,推测着这一战接下来的变化。

  当然,还有一只幸灾乐祸看热闹的乌鸦。

  “厉害诶,牛逼!”

  乌鸦大口吸着旁边的肥宅快乐水,酣畅淋漓地打了个饱嗝,鸡块蘸酱丢进口中,根本看不出鸟喙是如何把那么大的鸡块给吃下的,甚至不带咀嚼,一个劲儿的加油助威:“打他!打他!烧他全家,打他妈妈!”

  完全不知道这个家伙是站在哪边的。

  但是,战争依旧如此突兀又顺理成章地开始了。

  当以庞大的视角去俯瞰的时候,一切好像都变得遥远起来了,看不出死伤和惨烈,就像是钢铁的光和海兽的色彩碰撞在一处,彼此绞杀。

  不断地有一点点亮光从天上坠落,在海上点燃了盛大的篝火。

  往来飞去的钢铁飞鸟们同天空之中的异变的鸟群们彼此厮杀,然后又彼此不断坠落,坠入了杀戮和争斗最激烈的海面之上。

  庞大的战舰不断地迸发轰鸣,在海中震荡出一层又一层的巨浪。紧接着,海中的巨兽一跃而起,血盆大口张开,将整个战舰咬成了两截。

  乍一看仿佛像是归净之民占据了优势。

  迷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