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琴声
    ntent  今日五更完毕!  嘤嘤嘤,感觉自己要虚脱了,脖子疼的要命……请问大家可以再来个订阅吗?  如果明天二十四小时首订能破三千的话,我再试试爆更吼不吼哇?      监狱生活十分惬意。  并没有想象中的监狱风云之类的剧情,诺大的羁押室里其实也就两三个人,平时就算放风也碰不到一起去,大家想要交流一下越狱心得也无从说起。  而特事处的朋友们也相当照顾他。  似乎是听说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奇怪故事之后对他产生了奇怪的敬仰和钦佩,况且平日里大家见面时槐诗也从来没有架子,大部分人都混了个脸熟。  如今进了监狱,虽然有碍职责不能放他跑路,但一般有什么不过分的事情大家都睁一只眼闭只眼当做没看见。  况且槐诗也挺配合的,没有给大家惹什么麻烦。  等他拿到了自己的大提琴之后,又找人从证物处要回了自己的音乐播放器,从此过上了每天闲着没事儿听歌,早起练琴、睡前练刀的充实生活。  这么一看,似乎和统考之前封闭集训完全没有任何区别嘛!  明明已经离开了学校,没想到集训生活竟然追着撵上来,只能说人生真是跌宕起伏,实难预料。  结果,就在第三天他惯例练琴的时候,听见了预料之外的声音。  “嘿,哥们。”隔离的犯人问“会拉巴赫么?”  “嗯?”槐诗挑起眼睛,“你还知道巴赫?”  “多稀罕啊。”隔壁的人被逗笑了,“我多少都是美洲常青藤联盟中正儿八经的毕业生,哪里不知道巴赫?”  “好嘞。”槐诗欣然点头,“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你喜欢哪首?”  “哪首都无所谓。”  那个颓废地年轻人依靠在墙上,轻声呢喃“我就是想听点声音,什么都行。”  槐诗想了想,把如今渐渐张长之后有些碍事儿的头发捋到脑后,执起琴弓,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拉动了琴弦。  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序曲。  当槐诗将练琴和冥想结合之后,他的技巧和琴声仿佛也有了质的突变,不仅仅是自身的演奏能力,乐曲的感染力也强到了吓人的程度。  很快,堪称温柔的旋律自琴弦之上流淌而出,无形的声音扩散在空气中,将这冷漠牢笼的每一寸都填充满了。  于是一切都仿佛变得柔和起来。  没有伤害。  在清晨的阳光下,尘埃飞扬在了空气中,一切都美好地像是梦境一样。  就连巡逻的守卫们都停下了脚步,静静地倾听着不远处囚笼之后的琴声,沉浸在柔和地旋律中,嘴角勾起微笑。  短短的两分钟一晃而过。  随之而来的就是漫长的寂静。  许久之后,槐诗听见隔壁传来的沙哑叹息。  “真好啊。”好像得到了满足一样,那个年轻人诚恳地说“谢谢你。”  槐诗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问道“那个……你知道我杀了你父亲么?”  然后,他听到了戚元的呛咳的笑声。  “你不用担心。”他说,“那种事情我第一天就知道了。”  “不恨么?”  “要说不恨你信么?”戚元说,“放心,比起恨你,我更恨他……”  “嗯?”  戚元忽然笑了起来,“你知道从小活在一个透明的笼子里被人当做模范展示品是什么样的感受么?”  槐诗想了一下,忍不住点头“听起来很让人羡慕。”  “是啊,衣食无忧,万事不愁,除了你在闪光灯下面找不到藏身处之外,简直完美的要命。从小到大,哪怕我犯一点点小错,戚问都会用那种早知道就把你丢到街上当野狗的眼神看着我。”  戚元冷笑着,“他根本没把我当他的儿子,在他眼中,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  “呃,不至于吧?”  “一开始,我只是以为他对我要求严格,用尽一切的去努力,想要向他证明我的能力。直到后来他告诉我,我是我妈偷人生的孽种那一天为止。”  就好像是说别人的故事一样,戚元的语气近乎冷淡“他害怕别人笑话他被戴了绿帽子,处理掉我母亲之后,就当做没事发生一样把我养大,就像是养狗一样。”  “……”  槐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可戚元仿佛来了兴致一样,满是嘲弄地问道“你应该见过他在外面生的那个私生子吧?那个叫何洛的,应该也被你杀了对不对?那就是他真正的继承人……哈哈哈,那个老家伙当时的表情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  “呃,你们家情况真复杂。”  “谁说不是呢?”戚元好像自言自语一样,“谁家都一样,对不对?总会有什么让人不乐意的事情发生。”  “……”  槐诗没有回答。  “其实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