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浮士德上
    寂静的书房里,艾晴沉默地凝视着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上升起的光在空气中交织成无形的屏幕,显露出一个端坐在工位上神情呆板的男人。

    她说,“我想要查询我递交的报告进度。”

    片刻的沉默之后,呆板地办事员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回答道“你的增援申请已经批准,遵照所在国升华者管理法,已向东亚社保局进行了传达,一个工作日之内会得到批复。

    铲除现境威胁是每一个监察官的义务,请继续保持对时局的关注,并在事件得到解决之前保证情况不至于恶化。”

    转达……

    艾晴叹息。

    近几年,随着边境之外的压力渐渐变弱,联合国对天文会的权利开始进一步地进行了限制。如今在主权强势的国家境内,她这样的一线监察官已经连武力部门都没有资格保留,人员编制也越发地稀少,从原来的行动机构渐渐向观察机构演变。

    对于五常越发的强势,统辖局选择了让步,将日常的武力行动将交予所在国进行代理,以避免产生主权纠纷。

    不,应该说,是统辖局内部的主权派和边境派之间的斗争已经白热化了么?

    随着五常的代理人开始要求更多的权利和资源,矛盾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照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自己要去特事处上班了吧?

    但对这种涉及毁灭要素的事件,依旧持有这种保守态度,已经可以说是放纵了吧?还是说,想要放任事态恶化,到最后出来收拾局面呢?

    可能性太多了,难以猜测。

    她揉了揉眉心,不再继续思考这种见鬼的问题,开口问道

    “那另一份申请呢?”

    办事员对电脑进行了操作之后,抬头回答“你所递交的《遗物申请书》已得到批准——”

    说着,他从旁边的真空管道里抽出了一份表格,检视上面的内容和批复“所申请边境遗物为编号1752,威胁度s级的侵蚀物·浮士德。”

    他抬头说道“你将被获准对其询问三次,请遵循相关条例并着重阅读第六条、第七条、第十九条,完毕请确认。”

    一份文本出现在艾晴的手机上。

    按照惯例,姑且还是看了一眼,她说“完毕。”

    办事员颔首,手指在空中轻点了几下,凭空拉出了一个文本框,转向艾晴“请读出下列文字,并保证遵守。”

    艾晴平静地读出了上面的文字“我将保证对边境遗物·浮士德所说的一切保持警惕与怀疑,我将保证对浮士德的询问会保留在事件范围之内。

    我将保证遵循戒律。

    我将保持理智,并在必要时放弃人身自由,接受技术部的管制与人格矫正,以上。”

    随着她读完的瞬间,文本框上出现了她的签名,紧接着,化作了一张a4纸,落入了办事员的手中。

    “三个问题,请谨慎使用。”

    办事员拿起旁边的印章,盖下。

    啪!

    红章落在纸面上的清脆声音好像戳破了一个水泡一样,在室内回荡开来,那无形的声音却仿佛卷动了空间,令一切如水波一般波荡。

    授权通过,现界展开。

    转瞬间,艾晴竟然有一种置身与滑梯或者跑车之中的失重感,可紧接着,那古怪地感觉戛然而止。

    手机投影出的屏幕已经消散。

    在寂静的室内,无声出现了一个幻影,缓缓凝结成了实质。

    边境投送。

    b·i·f·r·o·s·t,若是将这个简称直译的话,可以称之为‘彩虹桥’。

    缠绕在现境之上的三大封锁之一,也是天文会为了防止世界被毁灭所建立的三个安全阀中情报传播最为广泛的一个。

    它最直接的功用之一,便是依托架设在现境之上的数十万条通路和无数中转站,随时随地将任何人投放在现境的任何角落之中。

    虽然为了防止被滥用而制定了诸多限制,但依旧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紧急事件中最为常用的一种移动方式。

    钢铁铿锵的声音响起。

    来自铁甲。

    那是是一个分辨不出年纪的人,胡须覆面,身披着沉重的甲胄,手扶炎型大剑,髨发结辫的头颅上铭刻着一层一层重重叠叠的刺青。

    苍凉而雄壮。

    可那他的面孔却令人心悸,不止是被针线所缝住的双目和灌入铁水而后干结成块的双耳,哪怕是张开的嘴唇中也没有舌头存在的痕迹。

    不看,不听,不言。

    这便是边境遗物·浮士德的看管者,同时也是在遗物失控或者违规操作时斩下使用者头颅的保险栓。

    他一手扶着大剑,一手端着一本庞大而沉重的书籍,钢铁的封面和锁扣,好像层层束缚。随着无数铁链的松脱,锁扣打开了。

    一阵粘稠液体沸腾的声音里,无数文字从其中飞舞而出,好像苍蝇一样地在空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