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0:10
  “......你要搬出去住?”墨绿发的少年见赭发少年打包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对中原中也的话有些惊讶。

  赭发少年移开了视线,“啊......恩。”

  ***

  「你是被“羊”缠上了吧,为什么不甩开呢。」

  面对那个浑身都散发着讨厌气息的青花鱼,中原中也是这么说的,「我只是比他们运气好一点罢了。」

  遇见了和晖,对方把他带回了家,即使见到自己不可控的异能力也没有退缩,反而更加拉近了距离,给了他一个容身之所。

  所以看见这些可怜的少男少女们,中原中也不由得动了些恻隐之心,帮了他们一把。当初要是没有遇到和晖,他说不定就会和他们一样了。

  在几次帮“羊”解围,干掉了围攻他们的大人时,里面的人似乎把他当成了......朋友?大事小事都会来找他,请求客气的语气,中原中也根本拒绝不了。

  嘛,反正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仔细想想除了和晖与流外,自己都没有跟几个同龄人交流过,那就当做是在外面交朋友吧。

  可对方似乎越来越放肆了,屡次无视他的警告。

  「呐,中也,我们有几个朋友被港口黑手党抓了,你能帮我们救回他们吗,拜托了。」

  「港口黑手党?怎么回事你们,我不是说了不要惹上这些组织吗!」

  「这不是有中也在吗......恩,中也会帮我们的吧。不然他们会被港口黑手党杀死的......」白濑一开始还有些示弱,又来不知怎的又有了莫名的底气。

  你不救他们,他们都会死。

  ——全部都是你的错。

  赭发少年对上白濑带着几分愤慨的目光,“切”了一声移开视线。

  好烦啊......

  还有最近出现的,关于荒霸吐的传闻......需要调查一下呢。

  接着,就是被那只青花鱼搭上了,以两人合作的条件放回了被港黑抓捕的“羊”。

  然后,他被背叛了。

  “羊”把他出卖了,以此换得自保。说出卖也不算全对,因为“羊”至始至终都把中原中也当成一个工具人,但中原中也并不怎么生气,毕竟他对“羊”只是单纯的同情,并没有交心。

  就像是街边看到了一条流浪狗,他拿着一包狗粮靠近,流浪狗虚伪的摇摇尾巴,贪心的吃掉了整包狗粮,又咬了他一口。

  「......运气真差。」没有遇到脾气好一点的狗。

  最后他被港口黑手党救了下来。

  「中也,你可是欠了港口黑手党一个大人情哦。」

  「知道啦。」赭发少年捂着伤口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湛蓝的眼眸看向太宰治做出的假的不能再假的表情,「你又要我做什么。」

  「加入港口黑手党。」

  「......不可能。」他有着回去的家,家里还有人等着他回去。

  「你知道了港黑......首领最大的秘密。」森鸥外亲手杀了前代的秘密要是暴露了......残存的前代党可不会善罢甘休。

  中原中也没有再说话,他身上的毒素还在蔓延,四肢已经有些麻痹了。

  「缄默法则。黑手党内部的矛盾,一般不会把外人牵扯进来。但这是对内部的人而言......」披着黑外套的少年神情冷淡,「和你一起居住的人,一个在家,一个在东京上学——」

  倏而,一阵强风袭过,中原中也一个踢腿靠近了太宰治的门面,咬着牙道:「你想对他们做什么!」

  太宰治忽然笑了,鸢色的瞳孔浮现出沼泽般粘稠的恶意,「还没有做什么,一切取决于中也的回答呢。」

  现在负伤中毒的中原中也对上太宰治和他的一众部下,肯定是没有胜算的。

  他知道和晖很强,身边还有托尔在......可即便如此,中原中也还是忍不住担心,万一呢......太宰治这个疯子,要是真的对和晖做了什么......

  而且流......常年连外出都很少的流,怎么对付港口黑手党的部队。

  「我答应你。」赭发少年眼眸涌出掩不住的悲伤,「别.......对他们出手。」

  话音刚落,身体便支撑到了极限,中原中也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黑发少年嘴角的弧度拉平,后方的几位黑西装立刻上前救治中原中也——这位有着无限潜力的重力使。

  「......真是美好的情谊呢。」

  呢喃伴随着海风,消散在断崖之下。

  ***

  “听好了,流。如果看到不三不四的家伙立刻打电话告诉我,不要正面对上他们,知道了吗!”赭发少年啰嗦了一大通,就差摇着比水流的肩膀把这些话塞到他脑子里去了。

  墨绿发的少年思索了一番,“中也你,是遇到了不好的事情吗。”

  中原中也一愣,掩饰般的躲开了绿之王的探究视线,“好了我就要走了,流你别担心啦。”

  说着,拉上行李箱踏上走廊出了门。

  一秒后又重新开了门,“遇到奇怪的人绝对要告诉我啊!”

  比水流坐在沙发上,没有阻止赭发少年的离开。思绪有些飘散,下个月就是四月开学季了,那个时候和晖会回到横滨读书,托尔也会回来,他不会是一个人。

  不过......总觉得中也对和晖与自己,有点误会啊。

  “轰乡......我找了份工作,包吃包住,就是可能会有点忙,回家的时间会有点少。”终于到了最后一步,赭发少年拨通了和晖的电话。

  电话那头一时没有声音,让中原中也奇怪的看了一眼屏幕,确实是接通了啊。

  “中也,你是自愿的吗。”

  “......是的。”脑子里出现了青花鱼那张可恶的嘴脸,赭发少年故作轻松一字一句,“我是自愿的。”

  和晖:“......”这听起来一点不像啊。

  “那中也你是在哪里工作,我就快回来了,可以来探望探望你哦。”金发少年走在东京的街头,搜寻着坂口安吾留下的痕迹。

  “不,不用了!这个地方偏僻又难找,环境又差,还是不要来比较好!”横滨中心的港黑大楼,中原中也正站在铺着红地毯的高级办公室,周围的装修古色古香,墙上还印着带着日本的仕图,一本正经的说胡话。

  直到一位和服女人开了门,袅袅走来,眼尾带着红妆的女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赭发少年立刻挂了电话,“就这样再见了。”

  “奴家听到了什么,是说奴家布置的办公室不好吗。”在门口听到中原中也钱一句话的尾崎红叶也不生气,仪态依旧温和。

  “对,对不起......”蔫吧吧的道歉。

  尾崎红叶一笑,对这个诚实的少年多了几分爱护。她是知道始末的,眼前这个孩子算是被太宰治骗进港黑的。

  黑手党的地下通道中。

  只用于照明的惨白荧光灯随着脚步声响起,但到底是热感应还是声感应......中原中也不得而知。拐角处的镜子突兀的粘贴在墙面上,映出了另一条路的实况。

  和服女性和赭发少年谈论着聚会的事宜,白大褂男性和黑发少年谈论着最新的任务。两批人,在这条道的最中心,相遇了。

  但两人一见对方即将脱口而出的争吵,被硬生生的吞进肚里。

  因为,在道路的最中央,站了两个人影......一高一矮,其中一个是他们最为熟悉的——

  穿着黑外套的金发少年,似是听到了声响,他转向太宰治的方向,却没有看他一眼,把冰冷的目光刺向森鸥外。

  和晖的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中,但露出的左眼上缠了厚厚的绷带,独留下右眼在昏暗中散发着幽幽的绿芒。

  金发少年颤着嗓子,明明站立在那里,却仿佛脆弱的不堪一击,“我看到了......前代首领。”

  他一出声,几人都察觉到了和晖的不对劲,凝重了表情。

  森鸥外依旧保持着平静,“和晖君。”

  太宰治带着几分故意的熟稔,“和晖!”

  札克拉了拉金发少年的外套袖子,“乡?”

  中原中也带着困惑不明的情绪,“轰乡......”

  尾崎红叶按住心底深藏的后怕,“......轰乡大人。”

  每一次轮回,每一次死亡......他都能短暂的进入那个世界。

  「死后的世界」

  可惜逗留的时间很短,因为他并不是真正的属于那个世界。受不知名力量的牵引,和晖很快会被拉出彼岸,进行下一段轮回。

  即便如此,六次的死亡,六次进入那个世界,金发少年也算没有白费功夫......找到了疯父亲,得知了他真正的遗言。

  从玛利亚济贫医院出来后,男人说自己的仿佛□□控了一般,成为了一个吊线人偶。而最可疑的则是,他记不得自己在玛利亚济贫医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它吸引过去。

  他要和晖去查清医院的真面目。

  还有最后的——

  “森先生,前代不是病死,是你......杀死了前代。”

  他和森鸥外的秘密交谈中,对方并没有告诉他这点。

  而这件事,在场的除了和晖与札克,其他人都是知道的。

  但只有这一个人,和晖。

  森鸥外是万万不能在他面前承认的,明明之前都亲眼见过他伪装好的尸体了,为什么突然变卦?

  「前代复活」的消息他也捂得死死的,一点风声都没放出去,在他告知前和晖君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金发少年捂住了自己的左眼,隔着绷带都能感受到火热的灼烧感,“就和我一开始说的一样,我去了死后的世界,见到了前代首领。”

  “反正就是死了死嘛。”少年忽然笑了,之前因为年轻和略显稚嫩的气场统统不在,只剩下过尽千帆与看透一切的倦态。

  森鸥外的手小幅度的动了动,在地下室的昏暗中,他的这个小动作除了太宰治谁也没看见。

  黑发少年看清了首领手中的锋芒,那是一把手术刀。

  没错,在那一刻,森鸥外确实是动了杀心的。

  但金发少年的后一句话使之消散。

  “既然已经过去了,我就不过多询问了。不过,就算您不动手,我很快也会亲自动手的。”

  被恶魔附身的前代首领,几乎已经没了自己的思维,最后那句「拿下彭格列」都是和恶魔拼了老命才取回身体的掌控权说出的。

  只是为了跟首领说这两句话,和晖才特意等在这里。

  “我从美国带回来一个孩子,把他放进游击队里训练吧。”游击队是直属首领的先锋作战部队,怎么说都要和首领报告一下。

  森鸥外带上了笑,食指一转收回了手术刀,“前几天我已经得到游击队长的报告了,还想着和晖君会什么时候告诉我呢。”

  “等等等等!轰乡你是港黑的人!?”终于反应过来的中原中也瞪向太宰治。

  黑发少年耸了耸肩,做出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表情。

  “中也。”和晖唤道,“不能打断首领的话。”

  “既然你是自愿加入港口黑手党的,这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金发少年的独眼眨了眨,还是有些不习惯。转过半个身看向赭发少年旁的和服女子,嘴角勾了勾,“正好,你有一位很好的教导者。对吧,姐姐。”

  和服女人不说话,用袖子遮上了下半张脸,挡住自己脸上淡淡的抗拒。

  说着和晖就打算带着札克离开了,经过森鸥外两步后便被太宰治叫住,“和晖,这人是谁。”

  兜帽衫,露出的下半张脸缠着绷带,低着头跟在金发少年身后。

  札克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却能精准的察觉到太宰治对他表现的不善,异色瞳的少年抬头,和一双鸢色眼眸对上了。

  两位脸上都绑着绷带的黑发少年,就这么咻的一下对上了脑电波。

  这个人,好讨厌!

  太宰治下意识的皱起眉,这种比见到中原中也还恶心的感觉.......真令人想吐。

  太宰治有记忆起,他就生活在一堆白色墙壁的建筑物里,那里的讲师无趣又可笑,偏偏为了生存,他还要拼命的展示自己的才能、讨好那些白大褂。

  「从619的磁场来看,他很可能是一位异能力者,要看紧了。」

  太宰治躲在走廊上,正好听到了白大褂的这句话。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要离开,必须要离开才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要离开。

  从计划在他脑袋里冒头到执行,619花了三年。离开WhiteRoom的时候他一身轻松,就连被装在麻袋里和垃圾堆混在一起,他也觉得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