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0:10
  这千米一跳,绫小路清隆觉得自己仿佛失了三魂落了四魄。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去找找白银之王,他应该和我们落到差不多的地方才对。”

  棕发男孩缓了口气,“千米的高度,根据重力加速度和风向,还有提前跳出的几秒......白银之王他——”很大可能并不在我们身边。

  和晖再次拉住了绫小路清隆的手腕。

  “啊,找到了在那边。”

  白银之王可以控制重力,就算太久没用手法生疏使得自己直接砸在地面上,属性为「不变」的白银之王也不会轻易的狗带。

  ......大概吧。

  威兹曼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他待在[天空帝国]上的计时单位都要用世纪计量了(虽然只有半个),今天却被一个十岁的小少年踢下了飞艇。

  是的,踢下。

  白银之王觉得第一王权者的脸面都要丢光了。

  银发男人拿下捂脸的手,看向四周。他所在的地方是个小树林,但几米开外便是街道,正值午后,人不是很多,但对五十年不曾来到地面的白银之王来说,街道的形态、人们的衣着,甚至是丛林的裁剪形状,都已经是陌生的存在了。

  ......话说这是个什么地方?

  因为飞艇总是按照固定的轨道飞行,多年下来威兹曼已经不看地图了。只是之前那个金发小少年说[天空帝国]经过了「中心」上空,他记得「中心」是中尉手下的组织......那么,他去找中尉?

  “你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和晖走进小树林,看向脸色变来变去的白银之王。

  一身黑色的衣裤,内衬中间的扣子旁带着层层的波浪边,银色的长发和温和的面容,明显比日本人深邃的眼窝......阿道夫·K·威兹曼,这样吸引人们眼球的男人只要出现在街上,就会被黄金之王无孔不入的情报部门所发现。

  白银之王,别说研究他的王权者之力了,只要拐走了一会儿,就会被黄金之王发现。和晖一开始根本没有“坏”的打算,只是单纯的带白银之王出来走走,再通过找来的「兔子」正式认识白银之王——以下一任黄金之王的身份。

  只要搭上了关系,他就有理由再去骚扰这位激活了德累斯顿石板的科学家了。即使白银之王对地上的事情不敢兴趣,百分之九十会拒绝他,黄金之王也不会要求自己的挚友什么,但是......老爷爷的幻术抵抗能力是真的差。

  看着威兹曼如临大敌却又破绽百出的防备模样,和晖有些想笑。

  要是不动用能力,白银之王......怕就是个三脚猫吧。也对,战争时期的科学家,身体确实不怎么好,港黑随便一个打手都比他厉害。

  “别像个告白前的纯情女中学生一样扭扭捏捏的,快点出来啦。”

  威兹曼:......这什么破比喻?

  「中心」旁的商业街,和晖一手拉着垫背的,一手拉着石板激活者,走进了一家奶茶店。

  这家奶茶店和晖以青年的模样来了好几次,味道比WhiteRoom食堂的饮品好多了。当然,WhiteRoom是不会让一个孩子随便出设施大门的,和晖每次......恩,是偷溜出来的。

  黄金氏族的情报力也许比和晖想的还要强大。

  白银之王和绫小路清隆有些懵,一大一小端着两杯奶茶出了店面,金发小少年在他们身旁吮起了吸管,暖呼呼的奶茶流入口中。

  一口还未咽下,穿着日本古朴大褂的「兔子」便出现在了门店前,请他们前往御柱塔。

  “白银之王,殿下。请换乘这边的车。”

  一辆车先将他们送到了「中心」,绫小路清隆被白大褂带走,而剩下的两人则被上了另一辆车。

  金发小少年趁着「兔子」和白大褂交流的空隙对棕发男孩眨了眨眼:先拜托了你哦,垫背的~

  原以为会两人一起受罪的绫小路清隆:......我到底是为什么?

  称呼黄金之王为“御前”的「兔子」称呼和晖为“殿下”,威兹曼大概猜到金发小少年的身份了。白银之王暗自点头,吸了一口手里温度刚刚好微甜的奶茶,原谅了和晖之前的冒犯和无礼。

  于是在御柱塔见到了自己好久未见的挚友,威兹曼带着笑容迎了上去,“中尉,恭喜!”

  见到威兹曼下地震惊不已的国常路大觉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好友莫名其妙的......道了喜?

  威兹曼一脸天然的祝福:“用一个成语怎么说来者......老来得子?”

  国常路一副噎住的表情:“......”

  又突然多了个爹的和晖:“......”

  ——————

  总之,一个诙谐的开场,威兹曼抹去了一些事情,把自己与和晖一起下地的过程美化了不少,毕竟被踢下来什么的,在几十年的好友面前说出来还是有点......丢人的。

  国常路大觉看着自己面容依旧年轻的好友,把和晖的情况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王剑的选择、黑色的身份、虚假的履历......国常路大觉当着和晖的面全抖了出去。

  和晖:“......”卧槽槽已经查到我非日本国籍了??接下来是俄罗斯还是意大利?!

  不过威兹曼比起和晖的履历,还是对国常路大觉口中“王剑的选择”更有兴趣一点。

  他作为激活石板的人,世界第一位王权者,对于王剑和石板的研究,威兹曼说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好友的王剑可能有了自我意识,想要向另一人的头顶跳槽......

  这是有什么暗示吗?比如说国常路大觉的生命......不久就要结束了?

  成为白银之王后,不变的容颜,不死不伤的身体,他周边的人一个个前行、离他而去,唯有他一人停留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