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第 43 章
  意儿被丢到榻上。

  宏煜立在那儿,清冷的眼睛看着她,解下腰间垂挂的绿绸如意扇套,随手扔掉,再摘了玉佩、荷包、汗巾子,郎琳锦绣堆满脚边。

  “你是自己脱,还是我动手?”

  意儿抱着床柱摇头。

  宏煜见状一笑,眉眼轻佻:“哟,装什么呢,你身上哪个地方没被我摸过看过,这会儿林显回来,就装矜持,要为他守贞呐?”

  说着便去伸手抓人,谁知她倒机灵,一翻身躲到了床角里。

  宏煜沉下脸:“过来。”

  意儿没动,只低声喊:“煜哥哥。”

  “我再说一次,自己过来。”

  “……”

  他是下了狠心要收拾人的,这会儿见她一副畏缩的小模样,愈发恼火,且又情动,当即倾身而上,一边冷笑:“赵大人好本事,有了奸夫便对我不理不睬,故意作践人是吧?你既如此留恋,怎么还不滚去找他?你去啊!去啊!”

  奸夫?谁?

  意儿脑中一片混沌,手忙脚乱:“方才说那些都是逗着玩儿的,你别当真……”

  “好个坏蹄子、小娼妇!你想跟我玩儿,也不睁眼瞧瞧,谁玩儿谁呢?!”宏煜硬把人从角落拖拽到床中央,生吞活剥的架势,笑得飞扬跋扈:“不识好歹的东西,我素日敬着你,倒敬出一条白眼狼来,你想耍弄我啊,哥哥是那么好相与的吗?”

  意儿心里害怕,又不想让他得逞,于是紧咬下唇推拒抵抗,奈何与他力量悬殊,防守不住,节节败退。

  “我以后不敢了,你别……”

  仓皇之间,落在由他操纵的情天孽海里,随烟波翻涌,搅弄**,起初因这风浪太过汹涌,逆水行舟,负隅顽抗,后来渐渐的,身上沾满他的味道,勾魂摄魄,便实在没了气力,只想紧抱住眼前人,和他一起化作水,沉入情海深处。

  “又在想谁呢?”宏煜折腾完,趴在她背上歇了会儿,歪着脑袋,打量她疲倦的脸。

  意儿缓过半晌,哑声说:“林显要把阿照带走。”

  宏煜一听那名字就心烦,不以为然道:“人家是亲兄妹,按理也该在一处的,怎么,你舍不得?”

  意儿喃喃道:“话虽如此,可是阿照毕竟跟了我三年。”

  宏煜轻咬她的耳朵,抵在那里,沉声问:“我听说林显当初离开,你追了他几天几夜,真的假的?”

  意儿因这温柔的举动缩起肩膀,心里泛起点点依恋,于是脉脉不语,抓着他的手指把玩。

  “你听谁说的呀?”

  “你的好妹妹林阿照啊。”宏煜冷哼:“她还说我是个替身。”

  “……”意儿眨眨眼,略动了动,翻身埋入他胸口,胳膊搭在他腰上,手掌轻抚背脊:“那个死丫头,等我明日收拾她,给你出气。”

  宏煜笑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意儿想了想,随口道:“那时年纪小,傻乎乎的,做事比较冲动,现在说来也是好笑。”

  当年佟家出事,消息传到林显耳中,他不敢相信,当即便要赶回溪山去,因时间紧迫,又怕意儿担心,所以刻意瞒着,没有道别,自己说走就走了。

  晚上意儿得知此事,不顾众人阻拦,立刻骑马追了过去。

  “我想整个佟家都被灭了,他势单力薄,恐怕凶多吉少,所以不愿他涉险,一心想把人追回来。”

  这一追,整整五天五夜,穿过一个大省,还有不计其数的州县,如此奔波,即便汗血宝马也吃不消,何况普通马匹,每跑二十里就得休息,于是只能不停地换马追赶,风雨无阻。

  “你有没有试过五天不曾梳洗,每日只睡不到两个时辰,被马颠得像要魂飞魄散。”

  她追到临安郡,在一个小县城里发现溪山派的标记暗号,知道林显已经和师门中人会和,县城不大,她四下暗寻,没找到人,想必早已离开,也不可能回溪山,这下可真就不知去向了。

  意儿紧绷的一口气断开,彻底累垮。

  赵莹派阿照和两个小厮追来,等他们赶到县里,发现意儿倒在一个简陋客栈,发着高烧,昏睡不醒。

  “从那以后我就知道,古人说汗血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定是假传无疑的了,即便如我那般,一日换十匹马,最多不过行二三百里,那也累得够呛。”

  宏煜听完半晌没做声,心里是极为震撼的,摸着她的头发,自言自语般微叹:“你没死在半路也算福大。”

  “可不么,路上吐了好几次呢,”意儿笑说:“想必是我的潜能被激发出来,大腿磨出血也不觉得痛,之后睡醒,腰也坏了,躺在床上大半个月不能下地,你说蠢不蠢?”

  宏煜听着,手掌不由自主往她腰腹间揉了几下:“难怪你喜欢在上面,原来骑术这么好。”

  “……”

  他又笑:“你对林显还挺用心的。”

  意儿默了片刻,低声说:“我不否认对他用过真心,我们在一起时都还小,一无所有,唯有一颗真心,现在想来也是快乐多于苦涩的。只是我讨厌被人丢下,没个交代,不清不楚,心里实在憋闷。”

  宏煜闻言,不知怎么想起那次让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