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第 36 章
  意儿喉咙酸堵,心潮涌动难以压制,她一路紧绷着,回到偏房,关上门,一边皱着眉头走来走去,一边沉声对宋敏说:“先生放心,明日我便将宏敬宗那个老流氓赶出平奚县,不准他再侮辱你、诋毁你,谁都不行!”

  “意儿,”宋敏见她额头冒出细汗,不由的掏出帕子伸手为她轻拭:“你别急,我没事。”

  说完很淡地笑了笑,纤细的手指拂过桌角,拿起火折子,点燃灯台上的蜡烛,用纱罩子罩上。屋内亮了些,竹青色的旧衫在灯光里显得尤为清冷朴素,正如她给人一贯的印象,堪比疏风朗月。

  似有叹息倏忽而过,宋敏缓缓落座,一边给自己斟酒,一边轻轻笑说,“况且那也算不得诋毁,宏老爷说的没错,当年我的确在扬州烟袅楼做风月营生,整整做了七年。”

  意儿伸手按住她的肩:“敏姐。”

  宋敏长眉微挑,吃一口酒,辣得双眼眯起,勾出几分风情:“那时候啊,”她说:“那时候喜欢我的人可多了,捧着金山银山来,妈妈也未必肯让见。恩客们争风吃醋是常事,更有倾家荡产的,抛妻弃子的,什么丑态我都看过。如今呀,这平奚县里最红的姑娘也不及我当年一半风光,意儿你信吗?”

  意儿听得心里难受,紧紧攥着手:“我只认你是我先生,其他什么都不重要,早就过去了。”

  宋敏歪撑着头,略微有些恍惚:“是啊,我自己都快忘了,还当是前世遗梦呢。”

  所以方才被宏敬宗破口大骂时,她觉得好生茫然,只看着他的嘴巴一开一合,所言之事完全无法对号入座。毕竟时隔太久,如今想来,曾一连包下她数日的男人也不少,至于姓梁的老爷,她使劲回忆,嗯……是喜欢从后面跪着弄的那位呢,还是喜欢把人折起来的那位?

  若论样貌,倒有一个周老爷与梁玦眉眼相似,兴许用的化名,北方口音,包了艘船,五天五夜,没少在她嘴里折腾。

  “哈。”宋敏突然觉得好笑,垂下头,双眸泛出点点湿润。

  意儿不知她在想什么,紧挨着坐到身旁,静静地陪了一会儿,说:“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先生比我通透。”

  “嗯。”宋敏应着,不想吓到意儿,于是直接略过那七年,语气轻松道:“好在后来机缘巧合,离开青楼,改名换姓,跟着你姑妈学做刑幕,一晃已经这么久过去了。”

  意儿听她如此轻描淡写,愈发觉得心疼:“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过去算得了什么?”

  宋敏静待片刻:“可是意儿,我这次恐怕要给你丢人了。”

  “怎么会?”她忙说:“别理那些烂了嘴的混账,你为人如何,我心里最清楚不过,何必在意旁人的话?你看看宏煜,名声臭成那样,不还是活得逍遥自在么?可见脸皮厚一点是很有好处的。”

  宋敏哭笑不得,心里暗暗叹气,没再多说什么。

  意儿从她房里出来,皱眉陷入沉思。她虽把道理都讲明了,但其实心中并不踏实。因事发突然,还没来得及理清头绪,正打算回屋准备应对之法,这时阿照突然怒气冲冲地进来,手中握着佩刀,张口便问:“怎么回事,我方才听见他们议论,说有人欺负宋先生,是谁,人在哪儿,快带我找他算账!”

  意儿闻言愣住,诧异道:“你听谁说的?”

  阿照随手指向墙外:“路上有几个小厮凑在那儿嘀咕,我一听便立刻赶回来了。”

  意儿心里暗叫不好,她原想用银子堵住丫鬟的嘴,以免今日之事泄露出去,可谁知这么快竟已在内宅里传开了,人多口杂,说不定明早就会传遍整个衙门,那时敏姐该如何是好?

  “你想什么呢?”阿照晃她:“快带我去呀……”

  “别闹。”意儿轻轻瞪了一眼:“小孩子家,少问大人的事,你今晚跟我睡,不许打扰先生。”

  “……”

  她左思右想,暗暗掂量一番,决定明日找宏煜谈话,看他是个什么态度。

  ——

  这夜宏敬宗直闹到三更才罢,梁玦关在房内,晚饭没吃,听见敲门也没反应,想必大受打击,一时半刻难以消化。

  宏煜胳膊痛了一夜,清早起得略晚些,换了药,更完衣,他吩咐童旺:“你去问问梁玦,看他今日是否告假。”

  “梁先生已经起了,”童旺回:“这会儿正在洗漱更衣呢。”

  不多时,梁玦到前厅用饭,宏煜见他眼底发青,面容憔悴,像是从什么暗无天日的鬼地方被放出来似的,身上连人味也去了大半。

  宏煜瞥两眼,问:“你没事吧,要不休息两天?”

  他忽而冷笑,语气不阴不阳:“为何要休息,我能有什么事?”

  宏煜默然思忖片刻,放下筷子,正儿八经道:“昨晚我三叔口无遮拦,闹出这么大的麻烦,殃及于你,实在对不住。”

  梁玦低头喝粥,没有搭腔。

  “过两日我便打发他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