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第 33 章
  窗外断续的下着雨,意儿睡不踏实,醒来头痛欲裂,鼻塞声重,嗓子又痒又干,身上一阵一阵的发烫。

  午后请大夫来瞧,问过症状,诊了脉,说是风寒内热,吃两剂药便好。于是开了方子,丫鬟在茶房把药煎好,送与意儿服下,她吃完又昏睡过去。

  许是那药下得重了些,头愈发的沉,傍晚起来浑身没有力气,只勉强喝了几口粥,嘴里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

  阿照散值,到房里陪她说话,絮絮叨叨的,意儿嫌吵,打发出去,自己靠在床头看书。

  掌灯时宏煜突然来了。

  他打起毡帘进屋,发觉今晚尤其的凉,走入里间,闻到一股子药香,迎着灯烛,见床上的美人面容憔悴,没了往日的精神,青丝披散,冷冷清清坐在那儿,倒是陌生得很。

  宏煜走过去,稍稍弯腰,就着灯光打量她的脸:“我听说你病了,这会儿觉得如何,可好些了?”

  意儿见他来,也没什么反应,搁下《刑名全录》,敷衍一笑:“多谢费心,我很好。”

  宏煜听她嗓子哑得几乎发不出声,于是伸手去探额头:“怎么这么严重?”

  意儿别过脸避开了他的触碰,转而拿起香几上放凉的药,一声不响地喝起来。

  宏煜坐在床边细细观察,只见她眼底发青,嘴唇发白,身上穿着妃色衣裳,肩头很薄,乌黑长衬着白生生的脸,像话本里走出的清艳女鬼那般。

  他心下叹气,不由得放软声音:“我三叔来了,要在衙门待几日,你看什么时候得空了,过去坐坐。”

  意儿喝完药,搁下碗,用帕子擦擦嘴,又掖了掖腰侧被角,无动于衷道:“你们宏家的人都不大待见我,尤其那位三老爷,听说他当时跑到我们赵家闹了一场,骂得很厉害。我就别自讨没趣了吧。”

  宏煜闻言要笑不笑地拍拍她的腿:“多久以前的事了,还计较呢?他知道你在这儿,若不去问候一声也不好,对吧?”

  意儿推开他的手,拿起《刑名全录》搁在腿上,口中冷淡道:“等我病好再说吧。”

  宏煜见她如此,想她必定为了昨日签押房的事心生芥蒂,所以在这儿摆脸色呢。

  “你不走吗?”她又问

  宏煜沉默片刻,脸上仍笑道:“我是哪里得罪你了,这么急着赶我走啊?”

  意儿闻言不语,指尖在书上磨蹭,漆黑的眸子如海潮深幽,静静望着面前的男人,然后忽然抬起手,将他头上沾的细碎落叶摘下,体贴道:“听说韩家的大小姐韩芊若也来了,大人一定很高兴吧?”她低眉浅笑:“还不回去陪陪心上人么。”

  宏煜愣了下:“她下午已经走了。”

  “这么快,你竟也舍得?”意儿语气调侃,接着点点头:“我说呢,她在的话,你怎会有空过来。”

  宏煜拧眉:“我过来看你,与旁人有何干系?你不是病了吗?”

  “是,我是病了,身上不好。”她仿若自嘲:“所以你更没理由过来的呀,对吧。”

  他终于耐心耗尽,沉下脸:“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我听着累。”

  意儿知道怎么惹人厌恶,合上书,讽刺道:“我只想说,你该走了,宏大人,我们这种关系用不着假惺惺地嘘寒问暖,等我身子好了,那时你再来吧。”

  宏煜霎时站起身,眉毛挑起,笑得很凶:“我找你就只能为了干那种事啊?你当自己天仙下凡呢,还是外头的女人都死绝了,我非要跑来看你这个病秧子干不干得动?”

  意儿面若寒霜,正要开口回骂,却被他抢白,嘴角讥讽:“芊若跟你连面都没见过,用得着这么阴阳怪气吗?赵意儿,你几时也变得这般矫情了?”

  她头昏脑涨,胸口堵得压抑,偏被他戳中痛处,恼羞成怒,只能按捺道:“宏大人从昨日回来就开始摆脸色,若这么看不惯我,不如趁早离了此地,省得我言语矫情,再冲撞了你,那可担待不起!”

  昨日那件事,宏煜记得自己当时已经哄过了,她还想怎样?

  真是不可理喻。

  “既然赵大人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了。”宏煜懒得听她无理取闹:“你好好养着吧,我三叔那边不去也没什么,你架子大,我也知道请不动。”

  意儿胸膛起伏,气得脑壳生疼,眼看那人要走,她出声叫住:“你等等!”

  宏煜站定:“怎么,赵大人还有何指教?”

  她当即从枕下掏出一把折扇并一枚兰花白玉,扬手扔到他脚边:“你的东西,还给你!”

  宏煜垂下眼皮子一看,目光霎时又阴又沉,脸上却愈发笑得斯文:“难为你,这么用心收着,该不会夜里抱着睡吧?”

  他弯腰拾起,扬扬眉:“赵大人的东西我也会原物奉还,只是不知放哪儿了,还得回去找找,烦你稍等。”

  “不送!”

  宏煜把她厌恶的表情看在眼里,点点头,扬长而去。

  两人动静闹得不小,阿照在偏房听得心跳如雷,按理说,她成日盼着意儿和宏煜分开,如今二人吵得如此厉害,她该高兴才对,可为什么心里一点儿也不好受呢?

  唉,她到底见不得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