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第 23 章
  七夕夜,意儿设宴于湖心岛雨花楼,邀宏煜和梁珏共度良宵,宋敏与阿照作陪。

  此地朝烟暮雨,水木清华,楼台背面有一片沼泽地,长满郁郁葱葱的芦苇,高而轻盈,乘风飘摇。

  酒过三巡,月华如水,繁星熙攘,意儿有些醉了,离席走到阑干前倚着,吹吹风,醒醒酒。

  湖中画舫来来往往,隐约有琵琶弹词,唱的是南戏《王魁负桂英》,正是她会的那一出《情探》。

  宏煜出来时听见她懒靠在那儿哼哼唧唧,口中吴侬软语,带三分醉意,娇如夜莺。

  “……奴是梦绕长安千百遍,一回欢笑一回悲,终宵哭醒在罗帏。到晓来,进书斋,不见你郎君两泪垂。奴依然当你郎君在,手托香腮对面陪,两盏清茶饮一杯……”

  宏煜走过去:“今夜不该唱《天仙配》吗?”

  意儿偏头枕着胳膊:“反正都是些痴男怨女,风月情债,有何不同?”

  宏煜似笑非笑:“一个比翼双飞在人间,一个不见郎骑白马来,你道有何不同?”

  意儿懒得与他争辩,闭眼休息,耐心应道:“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行了吧?”

  宏煜不声不响坐到边上,就着羊角灯细细打量她的脸,白生生的,冷冷淡淡,染着烟雾,清朗如皓月当空。

  他瞧着瞧着入了迷,不由得伸手去摘她的簪子。

  “嗯?”意儿睁开眼,往后避开,疑惑地看着他:“做什么?”

  宏煜没能得逞,撇撇嘴,问:“你为何总作男子打扮?”

  “没有啊。”她支起半身,摸摸鬓发:“难道有人看不出我是女的吗?若当真要扮男装,那得扎裹胸部,弄平,再把眉毛画粗,最好粘上假胡子,声音和举止都得处理,那才像样。”

  宏煜笑了笑:“你长成这样,再怎么装扮也没有阳刚之气。”

  意儿道:“不求威武,俊俏即可。我若认真扮作男子也不输你什么,不过矮些罢了。”

  宏煜舒展瘫坐着,胳膊往后搭在阑干上,两腿伸直,也是副吃饱喝足以后的慵懒样。

  这懒蛇似的两人望向厅内,见梁珏和阿照聊得兴起,一会儿叙仙述异,一会儿聊神说鬼,他惯于诙谐俚俗之谈,酒桌上从来不缺话题。

  意儿道:“你看他对阿照多殷勤。”

  宏煜道:“心无杂念,自然相处自在。”

  意儿轻轻哼了声。这时阿照歪头趴到桌上,吃醉了,迷迷糊糊半睡过去。梁珏默了会儿,转头向宋敏敬酒,问她这般才学为何不参加科举。

  宋敏反问:“那梁先生呢?”

  梁珏道:“我考过,屡试不第,考官说我的文章华而不实,有股子邪气。”

  宋敏略笑了笑,又听他道:“我参加科举那会儿不似今日分省定额录取,也不分南北卷,我们北方学子总要吃亏许多。”

  意儿闻言起身走进去,皱眉笑道:“你们有什么吃亏的?考试最公平莫过于唯才是举,以前会试没有限制区域名额,我们南方学子占及第人数的八成,后来朝廷为了照顾北方学子,等于把我们的名额挪给你们,此举已然与公平背道而驰了。”

  梁珏道:“你们有地域优势,南方富庶,得天独厚,而我们北方时不时打仗,读书条件不及南方,这又算什么公平?”

  宏煜见他二人似要争执起来,也跟着进去:“朝廷要稳固政权,平衡各地差异,除了考试公平,也需考虑地域公平,依我看,分省定额录取已是最可行的办法。其实说到科举,前朝以前没有这个制度,贵族世卿世禄,平民百姓想跨越阶级跻身仕途几乎是不可能的。如今寒门学子一朝登科便青云直上,甚至能与皇室联姻,这放在几百年前简直天方夜谭。”

  宋敏道:“前朝世宗皇帝曾经恢复汉朝的察举制,以德行作为录取标准,设立‘八行科’,凡有孝、悌、忠、和、睦、姻、任、恤八种善行之人,由乡里上报于县,取入官学,经考核无伪后上报于州,入太学,之后便能释褐为官。此举初心是好,然而德行可以伪装,言语亦能矫饰,八行科实行多年,只荐举出了一批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到头来还是得用科举选拔人才。”

  意儿道:“本朝科举最大的改革便是允许女子参加考试,如我姑妈那辈的女官都是靠举荐才得以入仕,要我说当今圣上真乃千古一帝,知道千百年来最大的不公存在于男女之间。此不公尤胜庶族与豪门。”

  梁珏闻言苦笑着拱手:“我不敢与你争论了。”

  意儿俏皮地挑挑眉。这时阿照醒了,口干舌燥要水喝,意儿倒了杯茶,绕过桌子端给她,谁知刚走近便闻到一股微妙的气味,很是刺激。

  “……”意儿忙捂住口鼻:“阿照,你干什么?”

  “没怎么呀……”

  那味道弥漫开来,宏煜烦躁地“啧”一声,沉着脸直接走了,宋敏起身开窗,梁珏尴尬笑笑:“的确,非常,浓郁。”

  意儿直往外跑,阿照赶忙抓住她,同时堵住去路:“你不许走。”

  “放过我吧。”意儿扒着门框使劲儿往外挤:“救命。”

  “你听我说……”阿照和她拉扯着下楼,嬉笑打闹,最后二人随宏煜乘舟回岸上去。

  宋敏立在窗边吹风,见梁珏神色不大自在,也干咳一声笑道:“那孩子平日不爱吃蔬菜。”

  梁珏问:“你把她当孩子吗?”

  “是啊,才十七岁,可不就是个孩子。”

  梁珏笑道:“怎么说得像长辈似的,你也不比她大多少。”

  宋敏一听便笑起来,摇头道:“我比她年长十八岁,若有孩子,也如她这般年纪了。”

  梁珏垂眸微微叹气,没有说话。

  ***

  船靠岸,有车马候在岸边,阿照又睡过去,宏煜让童旺先送她回衙门。

  “那小的一会儿来接您。”

  “不必了。”宏煜道:“我和赵大人四处走走。”

  “是。”

  此时城内锦绣满街,热闹非凡,富贵之家搭建彩楼,供奉磨喝乐,焚香乞巧。少女们倾城出动,点花灯,放置于河中,为牛郎织女指引相会之路。

  意儿和宏煜并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