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第 7 章
  官场箴言,为政不得罪于巨室,意儿懂这个道理。乡绅望族长年盘踞于此,知县却是流水的官,宏煜必然需要那群人的支持,所以她想,这次定没好果子吃。

  走进签押房,见知县大人正伏案写字,头也没抬,只让她稍等。

  这一等就是大半晌。厅内椅座不知被搬去了哪里,意儿无处歇脚,只能静立原地,白白罚站。

  呈文洋洋洒洒,书写极慢,案上摆着铜鎏金的鹿形小盖炉,里头点了伽南香,有幽若之感,凉意浮浅。笔筒亦是不常见的方形倭角,黑漆为底,嵌五彩百宝,作花卉图案,真是奢靡雅致。

  意儿面无表情看着宏煜。

  他握着笔杆,显然十分专注,两道浓眉微蹙,嘴角轻抿,一个男人竟生了张巴掌脸,双瞳剪水,果真如敏姐说的红唇白面,过于标致了些。

  意儿心想,此人不说话时倒也赏心悦目。

  一说话就令人讨厌。

  她先前宣讲半日,又渴又饿,这会儿站久了,腰酸腿疼,脚掌悄悄在鞋里挪动,抽筋似的扯着皮肉发痛。无法,只得把重心放在一条腿上,过会儿再换另一条。

  宏煜像是发现她的小动作,掀起眼皮子冷冷瞥来,意儿忙趁机开口:“大人,没什么事我先下去了。”

  “不着急,”他慢条斯理:“再等等,我这里很快就好。”

  你舒舒服服坐在椅子上,自然不着急!

  意儿难受得厉害,有些站不住,又见他似乎没有短兵相接的意思,便索性拉下脸来服软,支吾说:“下官知错了。”

  他问:“什么?我没听清。”

  “……”她缓慢深吸一口气,心中劝慰自己,冷静,要冷静,于是抿着嘴,手背在后面,低头看着鞋子,满不情愿地回答:“我知道错了。”

  宏煜此时已写完呈文,拧眉扭扭脖子,活动肩胛,笔尖重新沾墨,低头检查文章,修改润色。

  又问她:“错哪儿了,说说看。”

  意儿皱眉认真思索,不知想到什么,心虚地摸摸鼻子,清咳一声:“下官只是觉得,用十六条圣谕界定人之善恶,未免太片面了些,有的宗族和乡约甚至以此为法,私惩滥戒,实在需要克制。”

  宏煜没什么反应,意儿自言自语般小声嘀咕:“朝廷注重教化,又并非为百姓之益,不过是变相约束,使他们匍匐于皇权之下,做个听话的顺民罢了。”

  宏煜执笔的手顿住,抬眸怔怔望着她,就这么打量了一会儿,有些微惊讶,但似乎并无训斥的意图,只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观察她:“说了这么多,原来你压根儿没觉得自己有错。”

  意儿被他盯得心里发毛,闻言低下头去,不自觉地踮了踮脚。

  宏煜收回视线,唤人将呈文送去承发房誊抄,等人走了,厅里又只剩他们两个,他润了口茶,肃然道:“方才那番话,在我这儿说说倒也罢,若被外人听见,可大可小,你最好掂量清楚。”

  意儿愣住,这才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说了些什么,当下懊恼,悔之不及,可私心里觉得那些话并没有错,一时矛盾纠结,拧着眉头不做言语。

  宏煜瞅着她的表情,不冷不淡道:“你的命虽不值什么,但好歹是条命,我这菩萨心肠,少不得提醒两句,你若真有种,应该跑到皇上跟前,当面质疑他的权威,若没种,就别私下埋怨,过这种低级的嘴瘾。”

  意儿皱眉,有一瞬间胸膛起伏,双耳发烫,恶狠狠瞪着他,只想立刻扑上去把这人给撕了。

  宏煜见她动怒,心情甚好,往后倚着靠背,习惯地摸着戒指上的翡翠,冷笑道:“素闻赵莹大人心思深沉,从不在人前显露性情,怎么她没教过你,百姓只需要一个情绪稳定,时刻清醒冷静的父母官,如此他们才会觉得安全。你本就年轻,又这般喜形于色,只怕连衙门里的下属也很难信服啊,赵县丞。”

  意儿生性自傲,争强好胜,从不轻易服软,如今三番两次栽在宏煜手中,倒不是因为官大一级,而是他每次占理,让人无从反驳。

  好在她赵意儿能屈能伸,并非一昧逞强之辈,进不得,退就是。

  “大人教训的对,下官今后一定谨言慎行,争取做到心如止水,面无表情,让您看不出我究竟在想什么。”她说着,含蓄而端庄地微笑。

  宏煜拧起眉头看她,十分嫌弃。这时童旺端了漆盘进来换茶,意儿早已口干舌燥,难以忍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