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章 后记
    佩珩是后来才知道, 这件事分明是皇上和太后联合起来的一个把戏。秀女是要选进宫当宫女的,而那位孙家小姐……早就有了意中人, 只是家里不肯罢了,因这孙家小姐的母亲和太后娘家有些远亲干系, 是以那日说起来, 太后便让孙家小姐进宫来陪陪。

    之后皇上得偿所愿,也痛快地给孙家小姐赐了婚, 皆大欢喜。

    这事说起来,佩珩开始是有些生皇上的气,总觉得自己被蒙蔽了,可是后来想了想,也就罢了。

    其实经过这么一场, 她想着当时看着他和孙小姐一起坐在凉亭中时,冰凉的雨丝浇在自己心口,她也明白, 什么才是自己最该珍惜的。

    如今父母安好, 哥哥嫂嫂也都没什么烦恼,她还有什么好愁的?唯独操心的,不过是能用以后的日子, 好好地把他放在心口。

    “在想什么?”绣工繁琐的喜帐内,刘凝半坐在龙床前, 看着凝神不知道想什么的新娘子。

    此时的喜帐内一片红彤彤, 她乌黑的头发略显湿润地散在红艳的喜枕上, 映衬着那小脸儿越发娇艳。

    听着男人低哑的声音, 佩珩从迷思中醒过来,她下意识地抬起眼,便看到了男人已经凑近的俊美脸庞。

    她顿时羞得垂下了眼睑。

    昨晚的一幕幕重新被记起。

    娘说,这一夜对女人来说,至关重要。

    经过了这一夜,姑娘变成了妇人,许多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其实这些话,她依然不太明白,不过她却意识到了一点。

    昨夜之前,刘凝就是刘凝,并没有什么其他,她喜欢刘凝,只是喜欢,也并没有觉得他和她是什么干系。

    可是经过昨晚,夜里时,两个人之间那般地紧密,许多羞于说出口的事,都仿佛顺理成章。

    她和他之间的干系,仿佛真得变得不一样了。

    她从一个姑娘变成了妇人,曾经被他这般那般恣意对待。

    她也仿佛一下子看透了,在喜榻上,他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般温文尔雅,却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强硬不容拒绝,仿佛恨不得把她往死里弄。

    她也求饶了,怕了,不知道男人原来是这样的,可是他根本不许。

    渴了那么许久的男人,既已引得她入了他的彀中,哪里会舍得放开,更何况这洞房花烛夜,是最最光明正大的。

    她至今记得在生死不能的时候,他咬着她耳朵,在她耳边说:你终于是我的了,知道吗,我早就想这样,早就想……

    后面的话,太过模糊低哑,她没太听清楚,便觉得有一股浪潮涌来,她好像整个人被他吃掉了。

    “在想什么?”男子看着她垂下的修长睫毛,在她娇嫩小脸上投下一片淡淡的扇形阴影,忽然觉得她像极了那多开在山谷里的含羞草,让他忍不住想轻轻地剥开,一探其中究竟。

    其实昨晚,该探的他已经探过了,只是晨间醒来,便觉得仿佛还不够。

    许多渴望压抑在心头太久,为了她,他也是费尽心思了。

    如今好不容易得了,自然是恨不得一刻都不放开才好。

    佩珩羞涩地别过脸去,经过昨晚,她在看他,他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他了。

    一看他,总想起昨晚在哭泣中被迫看到的那一幕幕。

    原来男人并不是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