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第 26 章
    此为防盗章

    那天晚上她收拾行李, 准备出发去魏云山老家度假。

    她缺一个大包来放那些零散的药品,那是带给山里几乎与世隔绝的村民的,找来找去, 发现了一个黑色皮袋子吧。

    这个大皮袋是她姥姥临死前交给她的, 算是个遗物吧, 于是尽管这个黑皮袋实在丑得掉渣,她依然是收藏在身边。现在想想,她是要去山里, 还要去拜拜姥姥的墓,那干脆就用这个皮袋子吧。

    她开始收拾药品器具到这个皮袋子里,可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她往里面塞点东西, 再看, 里面空空如也, 什么都没有。

    她不信邪, 继续往里面放,放进去,依然是空的。

    她对着这个皮袋子转圈, 莫名一番, 又取来了各种东西, 手术刀, 药品, 试管, 还有罐头方便面, 甚至螺丝刀退役手术刀酒精打火机,凡是她能看到的东西,统统往里面塞,而那些东西,全都不见了。

    这个时候她几乎要疯了,对着这个皮袋子念佛祷告:“姥姥,你在天之灵,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可是姥姥没有显灵,她对着这个空荡荡的皮袋子,一筹莫展。

    正想着要不要报警或者请个大师过来的时候,她听到外面传来惊呼声:“开始了,开始了!”

    顾镜这才想起来,今天好像有月食。

    听说是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文现象,朋友圈里不少人都在期待着。

    顾镜站起身,心想还是不要去琢磨这个皮袋子,她还是先看看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压压惊吧。

    谁知道起身的时候,她脚底下一滑,整个人就往前栽过去。

    而她的面前,恰好放着那个敞开口的皮袋子。

    当她一头扎进那个皮袋子的时候,只觉得周围传来刺耳的蜂鸣声,同时有一道白光,刺得她眼睛睁不开。

    在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身体变得异常沉重,仿佛在背负着一百八十斤的大石头。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蜂鸣声消失了,白光也不见了,她疲惫地睁开眼睛,试图从那黑皮袋子里挣扎出来。

    可是当她钻出来的时候,在那乌七八黑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大脚。

    那双脚,比自己的要大,一看就是男人的,很是粗糙落拓的样子。

    而更让她惊奇的是,那双脚上穿着一双草鞋!

    这个时候她已经感到了不对劲,不过她还是发挥全科大夫一贯的冷静,缓慢地抬起头,顺着那双草鞋往上看。

    草鞋之上,是剪裁粗糙的粗布裤子——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粗硬的裤子。

    裤子之上,是用粗布带扎起来的裤腰——想必用了多年,裤腰带皱巴巴的。

    裤腰之上,是赤着的遒劲结实胸膛——那胸膛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疤旁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

    胸膛之上,是一张刚硬粗犷的脸——应该是今天还没刮胡子,略显潦草。

    那张脸的主人,正紧皱着浓眉,疑惑地打量着自己——正如自己打量他一般。

    顾镜的目光,从那个人的脸往下移,移到他的胸膛上,移到他的裤腰带上,移到他的裤子上。

    这个时候她顿住了,她看到了那里的异样。

    大夫的常识和直觉告诉她,有点不对劲,再次抬头望过去,却看到了男人颤动的喉结,以及深沉泛暗的双眸。

    那里面,满是渴望,原始的无法抑制的渴望。

    她很快得出结论——自己有危险了。

    那个男人发情了。

    “我——”她仰脸盯着站在自己面前高大健壮的男人,舔了下唇,艰难地咽了下口水,说出了第一句话:“我是被拐卖来的,我可以给你钱!”

    她猜想,或许自己以为的一瞬间,其实是过了很久。

    她是被打晕了,或者下了某种药昏睡过去,而就自己昏睡的时候,已经被卖到了比较原始的山村里。

    这是一起抢劫城市妇女然后卖到山村的性质恶劣的拐卖案。

    她必须冷静下来,想办法逃跑。

    ***********************************

    他叫,萧铁峰,今年二十六岁,是魏云山里的猎户一个。

    关于萧铁峰在瓜地里捡到一个美娇娘这件事,是这么发生的。

    那一天,他帮着村里冷大夫去看瓜地。

    看一晚上瓜地他能挣十文钱。

    反正他牛高马大的又有力气,能打会砍,人人惧怕,他这样的人再适合当看瓜人不过了。再说他孤家寡人一个,大夏天的哪里不是睡,所以他去挣这十文钱了。

    睡到半夜,吃多了瓜的他尿急,便出去想找个角落解决下这个问题。

    谁知刚走到瓜棚外,就看到不远处有个黑乎乎的东西蠕动着。

    他挑眉,顿时机警下来。

    这到底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在他看瓜地的时候,竟然来偷瓜?

    萧铁峰阔步来到了那团黑色蠕动的东西面前,凝神看过去,却发现这好像是个皮袋子。

    皮袋子里有东西?

    他正想弯腰打开皮袋子,却看到皮袋子的口开了,紧接着,就从里面钻出来一个脑袋。

    那个脑袋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就算在这没有月光的夜晚,也发出油亮的光泽,好像城里卖得上好绸缎料子。

    而在头发之后,他看到的是一双微微睁大的眼睛。

    那双眼睛,清澈透亮,却冷静淡定,仿佛天底下发生什么事也尽在掌控之中。

    尽管她现在是有着惊讶的,可是这丝毫无损她那种天生冷淡到倨傲的气息。

    眸光往下看过去,他顿时皱紧了眉头,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个女人脖子又细又白,他甚至好像看到了上面淡青色的血脉。

    而脖子之下,竟然露着一大片雪白……

    他眼神仿佛被烫到了一样,想躲开,可是又控制不住自己,脖子仿佛被冻僵了一般,怎么转也转不开。

    咬咬牙,他竟然继续往下看。

    下面是一个没袖子没领子的……算是衣服的东西?小小的一片薄布,几乎什么都遮不住。

    至少他能看到脖子下面那像两个小山峰一样的形状,是那薄布根本无法遮掩的。

    喉结再次滑动,他喉咙里干渴灼烧,仿佛着火一般——今晚的瓜白吃了。

    他攥紧了拳头,继续往下看,一看,更是呆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天地都在旋转。

    这,这世间,怎么有这等女子?

    似明非明的月光之下,黑黝黝的皮袋子上,一双光洁修长白嫩的大腿,毫无遮拦地伸展在那里。

    她,她下面竟然是一片比上面更短的布,半个大腿都遮不住!

    而就在萧铁峰盯着那触目惊心的大白腿,眼神像黏住一样怎么也移不开的时候,那个女人仰着脸,从头到尾地也开始看他。

    他能感觉到,那双清澈的眼睛扫过他的裤腰带,扫过他的胸膛,再扫过他的喉咙。

    那双目光虽然有着些许的惊奇和打量,可是丝毫没有任何羞涩和畏惧,那种自然,仿佛清冷的月光按照固有的轨迹普照人间一般。

    他就这样,被这个女人的目光从上往下,再从下往上地扫,而他那被她看到的地方,先是感到丝丝凉意,丝丝凉意入骨,却渐渐酝酿出一点温热,温热发酵,慢慢升温,升温到发热,热意顺着血脉蔓延至全身,缓慢地烧着他全身的每一处。

    他盯着这个女人看。

    这个女人有着疏淡的眉眼,平淡无奇的鼻子,说不上多出众的嘴巴,脸型也不是时下村人们最喜欢的桃子脸,这些平淡到让人忽略的五官组合在一起,配上那双清澈凉淡的眸子,她整个人看上去如此的淡泊漠然,仿佛居高临下地望着周围的一切。

    偏偏她的衣着,比他见过的最放浪的流莺还要放浪。

    这种置身事外的凉薄淡漠和魅惑人心的雪白肌肤,形成了一种勾人心魄的奇诡蛊惑感,让男人看一眼,便仿佛饮了鹿血酒,吃了虎鞭汤。

    这一刻,萧铁峰才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