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399章 魔灵既恶!
  突兀出现的巨大头颅静静的漂浮在天空中,随着神秘的钟声渐渐落下……

  距离村庄三十米左右高度时,头颅才停了下来。

  这是一颗女人的头颅。

  长相美丽。

  女人双目紧闭,眉心处晕着红色的纹光。

  陈牧认出其面部与神庙内的巫摩神女石像极为相似,也就是说,这是传说中巫摩神女的头颅!

  村庄内的所有人此刻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抬头怔怔望着悬浮在天空中的头颅。

  眼里唯有空洞,没有多余的情绪。

  神与凡人的界限在这一刻完美被分割于天与地,内心除了膜拜再无反抗之心。

  “丫丫?”

  陈牧推了推少女,后者无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随着空气一阵波动,陈牧忽然看见丫丫的眉心处有一条红色丝线,连接到了半空头颅的眉心处,似有血液缓缓流动。

  陈牧看向其他村民,果然所有人的眉心处都有一条诡异的红色丝线。

  一根根丝线就像是人的命脉,与巫摩神女牵连在一起。

  “难道这就是巫摩神女控制村民的方法吗?”

  陈牧眼眸闪烁不定。WWW.ggdown8.com

  他犹豫片刻,悄悄摸出鲨齿大刀,双脚用力一蹬冲向了空中的头颅,然后一刀狠狠劈了下去。

  轰——

  扯出巨浪般的磅礴刀芒劈在头颅上,瞬间爆发出炽热的白光,将陈牧吞没进去。

  下一刻,陈牧重重跌落在地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似的,疼痛难忍。

  炽热的白光刺来,陈牧连忙抬起手遮住了眼睛。

  待他重新睁开目光时,却发现空中的巨大头颅不见了,而丫丫一脸担忧疑惑的看着他:“公子,你没事吧,怎么又昏过去了,是不是生了什么病。”

  陈牧站起身看向其他村民,发现大家全都恢复了正常,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刚才你没看到一个巨大的人头飘在天上吗?”

  陈牧问道。

  丫丫清秀的脸蛋一片茫然,用奇怪的目光盯着陈牧,感觉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看来在村姑少女心里,陈牧已经神志不清了。

  她满脸担忧道:“公子,要不我先带你去胡郎中那里看看吧。”

  陈牧揉着略微胀痛的脑袋。

  虽然脑袋是清醒的,却很难思考现在所处的一切,犹如被蒙上了纱布。

  不过他现在确定了一点。

  虽然这些村民躲在了这个空间世界内,但一样没能逃过巫摩神女的控制。

  毕竟这世界是神女建造的,而她是绝对的主宰。

  “你知道巫摩神女吗?”

  陈牧紧盯着少女的眼睛,试图看出些什么。

  “神女大人?”

  丫丫愣了一下,轻轻点头。“当然知道啊,她是我们无尘村的神明。”

  陈牧皱了皱眉。

  按照时间线来说,此刻的无尘村早就抛弃了巫摩神女,该信奉为水神。

  到底是少女在说谎,还是这个空间世界内无尘村已经被改变。

  或者说他们被巫摩神女神女控制。

  “对了,你们无尘村的巫女在哪儿,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她,我有些事情想跟她说。”

  陈牧淡淡道。

  丫丫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们无尘村有巫女大人的。”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陈牧微微一笑。

  少女垂落的浓睫轻颤,看似很是为难,但贝齿咬了咬嘴唇,抓住陈牧的手:“走,我带你去见她。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爷爷,否则我又要挨骂了。”

  村姑少女的手全然不像是平日里干过农活的粗糙,颇为绵软柔凉。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陈牧笑道。

  在少女的牵领下,陈牧一路穿过较为偏僻的小道,来到一座宅院前。

  宅院幽静怡人,门口摆着一串串铜铃。

  风吹过时,铜铃发出一连串轻微悦耳的声音,犹如少女浅浅低语。

  “嘘,小声点。”

  丫丫竖起玉指放于唇前,对陈牧说道。

  然后少女迈起包裹着小脚的普通雅青色绣鞋,朝着院内小心翼翼走去。

  “丫丫,你又违背祖规了,带着外乡人来这里。”

  刚踏入院内,屋内便传出一道苍老的老妪声音,语气温和且不失威严。

  少女抬起的脚一顿,尴尬的神色爬上了小脸。

  她习惯性的吐了吐小巧的丁香猫舌,扭扭捏捏道:“巫女大人,人家只是带着这位公子在村里参观,不小心来到了您的住所,真的很抱拳,人家不是故意的。”

  陈牧上前拱手道:“六扇门总捕陈牧,见过巫女大人。”

  “官府的人……”

  短暂的屋内沉默后,巫女缓缓道。“不知陈大人来我们无尘村,所谓何事。”

  陈牧也不拐弯抹角,敞开天窗说道:“无尘村被一把大火烧没了,村内一百九十六口人无一生还,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人是鬼!”

  院内一片寂静,连空气都凝固于瞬间。

  丫丫直愣愣的看着陈牧,张大了嘴唇,呆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忙对屋内的巫女说道:“巫女大人,这位陈公子他……他之前因为昏迷被我救了,脑袋有些不对劲,您千万别生气。”

  然而小屋内依旧是长久的沉默。

  柔和的风儿吹拂过一只只铃铛,却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像是被阻断了声音。

  直到一片片枯黄的叶子落在了院内小水池内,泛起阵阵波纹后,面前紧闭的屋门突然打开,里面深幽幽的一片,看不真切。

  这是邀请他进去吗?

  陈牧抬脚迈入了房门,丫丫犹豫了一下,也跟在身后。

  进入屋内,依旧是一片漆黑。

  所有的光线却被遮挡住,隐隐只看到一个身影在角落里蜷缩而坐。

  “请坐。”

  老者沙哑的声音响起。

  陈牧坐在椅子上,桌上的茶杯自动浮现出茶水,冒着热气,颇为神奇。

  巫女大人缓缓问道:“陈大人可否知道,那场大火因什么而起?”

  陈牧眼皮一跳。

  这巫女显然是承认这个世界的无尘村并不一样。

  陈牧道:“我不知道,但有人说你们是自焚,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也许……是真的呢?”

  旁边的丫丫听着两人对话,表现的很茫然。

  看起来少女完全一头雾水。

  巫女黑暗中的眸子幽幽直视着陈牧:“没错,我们是自焚,那场大火是我放的。”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巫女亲耳所说,陈牧内心还是一阵震动。

  “为什么?”他很不解。

  巫女淡淡一笑:“这个世界是巫摩神女大人曾经创造的,我们一直没进来,是因为我们不想被她控制。可是,如果我们不进入这里,那么我们就会死于魔灵之手。”

  “你口中的魔灵,是那个叫蓁蓁的小女孩?”陈牧皱眉。

  “是的,看来陈大人也了解不少。”

  巫女深叹了口气。“我们原以为,可以用扇彻底改变她体内‘恶’的本性,但显然我们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魔灵胎儿。”

  陈牧冷声道:“可据我所知,你们是在祭祀蓁蓁时,她体内的魔灵才激发出来。”

  “呵呵……”

  巫女笑了起来。“人啊,总是会轻易相信表面看到的。想必你进入过第二层空间世界,见到了蓁蓁那丫头吧。而你所知道的,也是她说给你听的,对吧。”

  陈牧没有否认,说道:“我也进入过神庙,听一位龟妖说起过当年的事情。”

  “所以,你只是了解片面而已。”

  巫女老妪道。“她是不是告诉过你,她母亲将她囚禁在墓室里,她是不是告诉过你,她母亲抛弃了她。她是不是告诉过你,她父亲也离家出走了。”

  陈牧低头望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茶水,轻轻点了点头:“没错。”

  “果然。”

  巫女叹息一声,“当年我也被那丫头给骗了,直到……”

  “直到什么?”陈牧问道。

  巫女微微前倾了些身子,在黑暗中多了几分清晰的轮廓:“直到我发现……她娘亲其实死在了墓室里。”

  陈牧猛地抬头,目光锐利。

  他攥了攥拳头,压下内心的震惊,摇头道:“我不信她会杀了……”

  “魔灵……本性既是恶。”

  巫女苦笑道。“蓁蓁是个好孩子,也很善良。可惜她阻止不了体内的魔灵,要怪就怪,当年有人将魔灵放入了无尘村。而无尘村,又可以彻底激发出魔灵。”

  听到这话,陈牧眼中划过一道精芒。

  他目光灼灼的询问道:“巫女大人,你知道当年是谁把魔灵胎儿放入无尘村的吗?”

  “我猜出来是谁放的,但是我不敢说。”

  巫女摇了摇头。

  陈牧却替她说出了答案:“是不是观山院的二师祖?”

  “陈大人很厉害。”

  巫女赞叹道,显然是承认了陈牧的猜想。

  陈牧道:“我曾经见过二师祖的一幅画像,就在墓室棺材内,而且我还见过她的私生女,似乎是上一任巫女。所以我想知道,二师祖跟无尘村有什么渊源。”

  “私生女……”

  巫女唇角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她看着陈牧缓慢开口:“她的本名叫墨芸儿,曾是我们无尘村的人,后来……便离开了这里。至于为什么离开,也是因为死了一位她的挚爱亲人。”

  陈牧道:“死的那位就是二师祖的私生女吧,你们将她立为巫女,却死了。于是二师祖才故意将魔灵胎儿放到无尘村内,进行报复。”

  “也许是这样,但现在说什么也无用了。”

  巫女挥手将一柄月牙般的匕首放在陈牧桌前,语气无比恳求。“既然陈大人能随意进入三重世界,能否帮我们一个忙,杀了魔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