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江南重赋(下)
  徐谨心中憋闷借着月色在外面徘徊了一小会儿,待她实在是有些困了,便回了紫宸殿。

  行至紫宸殿门口时,天权天璇看着他十分不解。殿下明明是去找他的,怎么俩人一前一后隔了有一会儿他才回来呢。偏偏天枢和天玑不说,他们不禁都用眼神询问着她:这么晚了你跑哪里去了?

  徐谨鼓着嘴没看到一般,看了眼殿内,有些泄气。刚刚她一生气,竟然就那么跑了?就那么……跑了?赵明庭不会治她的罪吧?

  就在她犹豫着不敢进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你快回去休息吧,殿下歇息了,明日殿下还要去处理赈灾的事呢。”

  原来是忠厚善良的天权。听了他的话,徐谨放下心来。她冲他吐了吐舌头,感激地抱拳示意一下,便进去回了偏殿内她的住处。

  这是一个相对很奢华的小室,摆设齐全又高贵,虽没有赵明庭那独一无二的玉床,但她的榻也是用“一寸紫檀一寸金”的紫檀木打造而成的。

  据说这里是历代妃妾夜里服侍完太子后移居的地方,当时赵明庭命她搬来这里时,其实她还并不知道。但第二日宫人门就议论纷纷,风言风语,她恰巧就听到了。徐谨有时候觉得睡在这里,多多少少有些别扭。

  这时宫女敲门,端着水进来了。她服侍徐谨洗漱好后,便吹灭了烛火,又出了门去。

  徐谨脱下外袍躺在榻上,双手合十放在腹部。窗外月光如水,照得她脸白皙而微微透明,她一时之间有些睡不着。

  她来镐京快四个月了,也是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所谓官场交锋。当官的政见不和,唇枪舌战,稍有不慎败下阵来,付出代价的,却不仅仅是一个人,也不是几个人,而是千千万万的一类人;影响的不仅仅是一时,也不是几日,而是看不到长度的光阴。

  她心疼在朝中如履薄冰的陈同非。

  而他们今日争执的话题……

  江南,自古以来,江南都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它是二水分流的文明起源,是人间富贵的顶级象征,是文人荟萃的风雅宝地,是钟灵神秀的中原之光。

  但同时,它也是骄奢糜烂、暴利横流、鱼龙混杂、腐/败/罪/恶的代名词。

  而大魏的江南,还有一个别名,叫“三不管地带”。

  ——所谓“三不管”,是指朝廷不管、地方不管、封王不管。

  朝廷不管,因江南赋税。

  ——自古以来,天下财赋,东南居其半,而嘉湖杭苏常镇六府者,又居东南之六分。三吴赋税之重,甲于天下,一县可敌江北一大郡。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朝廷收了江南满贯的税赋,江南是全过经济之命脉,那么整治江南的现状就极有可能失去这些高昂的税赋,这就是朝廷不管的原因。

  地方不管,因政/治理想十有八九败于现实的奢靡;历任官吏败于盘踞当地十几年、几十年的乡绅势力的淫威。

  朝廷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派往江南的官员,任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