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魏无宁日
  见徐谨睡得那样香,赵明庭想,还真是累到他了。只是当他看到他的口水,不由嫌弃地摇了摇头,还真是个孩子。

  他伸出手,冰凉的手指在他额上重重一弹。

  “唔……”

  徐谨惊了一下,上半身差点从案上掉下去……她迷茫地直起身时,才发现手臂一阵酸麻。

  赵明庭见她苦哈哈的样子,有些好笑,没成想她缓了下后,揉揉惺忪的睡眼,竟脱口而出:

  “传膳了吗?”

  ……

  “噗嗤”……

  站在门口的宫人听见了,都抿着嘴偷笑。

  赵明庭一手持笔,斜睨着她讽刺道:“你是个饭桶吗?”

  徐谨打了一个哈欠,摸摸肚子,还真是有点饿了,她认真道:

  “殿下,您不能又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

  “就你?干的不多吃的不少,让你磨个墨都能睡着,你就是饭桶。”

  “小人不是。”

  “陈同非还说你平日经常不按时辰用膳,本宫怎么发现你是一顿都没落下啊。若本宫不是皇太子,还真是养不起你。”

  徐谨皮笑肉不笑道:“是,谁让东宫的饭香呢。”

  赵明庭看她这副样子,冷哼一声:

  “那从今日起就不准你与本宫一同用膳。”

  徐谨一听,不可思议地问道:“为什么?”

  赵明庭敲敲桌子:“因为你睡觉流口水,脏了本宫上好的海棠花木。”

  徐谨看着干净发亮的的案几,有些委屈:“小人没有啊。”

  只见赵明庭放下笔,豁然站起身向外走去:“本宫说有便有。方宴,传膳!”

  “是。”

  门口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

  “诶,殿下……”徐谨急忙追上他的脚步……

  生在皇家,永远会有人准备好一切,等待他们主子的一声令下,甚至,他们会以此为荣。就像现在,那男人只吩咐了一声,立马就有人领着一群宫女呈着各色珍馐鱼贯而入。那摆放在案上的菜肴琳琅满目,色彩诱人,赵明庭处理一天公务,一刻未停,徐谨也连带着饿了一天,她怀疑她刚才会睡着就是给饿得发昏了。

  赵明庭守着那一大桌子菜,边儿上一群人伺候着,而他竟真的没有叫她坐下来吃的意思。

  徐谨见他挑挑拣拣的,十多道菜也就动了几筷子,站在那里兀自生闷气。

  ……

  直到她饿得前胸贴后背,只能无奈地开口问着身边的天权:“天权大人,我好饿啊,我能跟你们一起用饭吗””

  天权有些无辜地回答:“我们吃完了。”

  徐谨苦着脸转向另一边的天璇:“天璇大人?”

  天璇身形高挑,是个冷美人,她看着低声说道:“申时末用过了。”

  “天玑大人?”

  “我与天权、天枢一同用的。”

  徐谨正悲催地想着,天枢不用问了。这时案旁的赵明庭“叭”一声撂下筷子:

  “像只麻雀般叽叽喳喳什么呢,真是个饭桶。滚过来……”

  徐谨闻言挺直了腰板儿,她好歹也是个读书人,怎么能为五斗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