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露宿门外
  她从炕的一头把金创药拿过来,自顾地涂再身上。她还有些庆幸这次的寒症只行过两次灸,养了没几日就好了,不然她身处东宫,真不知该怎么办。朱庞安是绝对来不了东宫的,他也不会来,早在他年轻时,赵氏皇族就不断请他入宫做太医,但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推脱掉了,他那家帝京最大的医馆能一直存续,可以说是皇家的宽容。

  上好药后,她坐在椅子上,一边用手指敲着大腿一边发呆。

  这不是办法,陈同非肯定知道她在东宫,可他是怎么想的,怎么还不来接她……

  正在她沉思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徐谨有些疑惑,这个地方怎么来人了?

  她起身走到窗子边,透过窗缝儿看了下,这空旷简单的院子里竟走进来一队低着头的内侍,约莫有二十来个人的样子,每个人还带着一个小包袱。

  徐谨更加奇怪了,这些人难道是要来这里住吗?

  这时他们已经有序地站好了,一个年长一点、面白无须,带着些脂粉气、服侍也与众人有些不同的内侍官交插着手站在他们面前,抬着下巴,语调上扬,有点捏着嗓子的感觉:

  “近日东宫又进了一批人,东三所住不下了,这西三所虽空置许久,但本也是为宫人准备的,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四个人一间,就按照咱家来之前给你们分配好的,还跟在东三所一样,安安分分的,不准生事。先简单收拾一下,弄好了还得回前殿伺候呢……去吧。”

  ——“是……”

  ——“是……”

  ……

  徐谨捏着下巴尖站在窗边,了然地点点头,终于知道这是哪里了。也怪不得,原来这里是宫人住的地方啊。

  只是有些怪异的是,那个内侍官临走之前,往这边扫了一眼,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个眼神有些刻意,又有些……

  不怀好意。

  还没等她从那人的眼神中回味过来,让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她这间小破屋子,竟也分了人!

  徐谨看见他们三四个人一伙儿朝着这院子不同的房间而去,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响了,四个内侍拎着自己的包袱迈了进来。

  “唔……”

  “什么味儿啊……”

  几人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在空气中扫了扫,目光触及到窗户边上的徐谨时,不由一愣,双方大眼瞪小眼,都有些懵。

  “那个……”

  徐谨干巴巴地开口,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门口几个人首先闻到了屋里一股又馊又酸的味道,还没等抱怨出口,就见这屋里竟还有一个一身素色衣衫,面色苍白的少年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们。

  一个油头粉面的内侍率先开口,声音有些阴柔地问她:

  “你是谁啊……是前夜殿下带回来的那个受伤的人吧?”

  徐谨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住在我们的屋里啊……”

  ——“……”

  “这怎么办呀,一间房最多住四个人,德公公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呀……”

  “就是,这算怎么回事啊……”

  “这么倒霉,本来在东三所住得好好的,偏咱们这一帮被分过来,现在又被人占了屋……”

  ……

  几人有些不太友善地看着她,徐谨也没想到她有一天会沦落到跟几个宫人抢地方住,还是内侍。她抿了下嘴唇问道:

  “几位能否换一间?这里屋子应该不少吧?”

  “你懂不懂规矩,在宫里做事,那都是说一不二的,德公公刚才说给我们分配好了,让我们安守本分,你没听见啊?”

  “要说你去说吧,我们可没那个脸面……”

  ……

  徐谨被他们弄得有些哑口无言,那怎么办啊……宫里的规矩她不懂,宫里规矩多她还是知道的。

  ……

  这屋里屋外的人折腾了有一刻钟多的样子便匆匆离开了,徐谨还听见从她屋里走出去的那几个跟其他人抱怨着: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么一号人物,窝吃窝拉,那屋里的味儿,唉,真是倒霉……”

  ……

  “他不是前夜殿下亲自带回来的吗,你们说他在这儿跟咱们抢什么地方啊……”

  ……

  “就是,再说了,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殿下不近女色……不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