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同伙VS陷害
  静王府的侍卫里里外外撤了个干净,尚书府却依旧人心惶惶,侍女、婆子们被这场气势汹汹的搜捕吓了个半死,而徐谨再次被抓,也让众人无不暗自揣测……

  陈同非火速换上官服,沉着一张脸竟真的要往外走!

  “老爷……”

  陈夫人带着姜嬷嬷匆匆从偏院赶过来,方才陈同飞刻意不让她露面,却还是没有挡住江淮的注意力。从江淮要进来搜查开始,他就暗暗担心,因为前夜文吉说了,她与静王府的人交过手!他担心她难免会被认出来……

  “入夜了,你要去哪儿啊……”

  “我得去救文吉……”

  “救是要救,可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里?”

  ……

  陈福准备好马车,陈同非出了府去,下人们被赶回去睡觉,尚书府表面上,好像恢复了该有的平静……

  一个时辰后,静王府。

  被带到王府那一路徐谨感觉到与前夜有些不大一样,等入了府她才意识到是哪里不一样:上一次她追着那人进入后院,而这一次他们进的,是王府正门,所谓王府,自然毫不意外地布局精妙,贵气奢华。

  ……

  啪……啪……

  “唔……”

  “说不说!还不说?嗯?”

  阴森压抑的地牢内频频传来鞭声和男人粗噶的怒喝。

  徐谨双手被高高地吊起,脚尖点着地,头发和额间布满汗水,身上的中衣和亵衣也被血水和汗水打透,那带着倒刺的鞭子抽到身上,甩开时立马皮开肉绽,伤口火辣辣的,刺痛难忍!

  她艰难承受着,嘴里不住呢喃着:

  “不是我……不是我……”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却比那一次残酷数倍!地牢内漆黑一片,阴冷异常,时不时从远处那空旷而死寂的长廊传来几阵脚步的回声。旁边一个火炉里面随意插着些不知名的金属器具,那昏黄的火焰照着眼前彪悍而凶狠的人脸,几欲让人恐惧到绝望……

  “我……不是……”她努力抬着沉重的眼皮,气若游丝,但从未放弃过申辩。

  前方不到两丈远的地方有一桌案,一个男子慵懒地靠着椅背,两只胳膊随意搭在扶手上,修长的手指交叉在一处,有节奏地点动着,整个人就这么平静地看着眼前被打到几欲昏厥的少年。

  他开口,声音不大,咬字却十分清楚:

  “前夜你们闯入王府,盗走财物也就算了,为何还要杀人?”

  那大汉收起鞭子拿在手中把玩,后退一步等着徐谨答话。

  “不是我……我不知道……”徐谨艰难地回答着,在旁人听来,却只是干巴巴地张着嘴,发声而无音。

  “其实呢,你们偷些东西也就算了,可你们真的不该杀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说对不对?”

  “我真的……没有……”

  那男人可惜地发出“啧啧”两声:

  “凶器在你房中找到,当夜玉夫人身边的侍女也认出,你的身形跟那贼人一模一样,你说没有,那可怎么办,你都没有,还会是谁?”

  “……”徐谨嘴唇动两下,却没有声音。

  “大点声!”

  那执鞭的壮汉猛地往地上甩一下鞭子,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地牢中久久都未散去!

  “陷……”

  “什么?你给老子大点声!”

  那壮汉靠近她,耳朵贴上去。

  “陷……害……”

  “还他娘的狡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