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又派人来
身体。”

  徐谨皱皱眉:“给我补身体?”

  陈夫人在一旁也有些疑惑:“说起来这次殿下对你倒不错,挽挽她爹说前夜他专门派了暗卫去寻你,昨天一大早又派了贴身侍卫来传召你,估计那人回去说了你的情况,紧接着他就派人来送了那些名贵药材,而且不光送了药材……”

  徐谨听陈夫人说的,更加疑惑了,还怎样?

  “来的那人还说了,殿下口谕,他这几日很忙,等过两日你若是好了,就去东宫一趟,若是没好,他便来看你。”

  什么?

  徐谨正好咬了一口黄,被那所谓的“口谕”吓了一跳,竟给噎到了。

  “这孩子……”

  “你看你……快喝口水……”

  陈挽拍着她的背,姜嬷嬷忙递上一盏茶。

  徐谨喝水顺了下去,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要来看她?

  她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前夜他给她擦手、带她放灯,她想着他心情应该是不错的,便借机提起刘洪良的事,不想赵明庭不仅一路没搭理她,末了还出言狠狠敲打了她。而后又是派暗卫寻她,又是派人来看她,给她送东西……真是打一巴掌给一甜枣,跟这种天生的统治者无法交心,是以她并不太想见到他。

  吃过早膳,正好陈福来报,朱庞安来了,陈夫人忙叫他将朱庞安请进来,陈挽很喜欢那个白胡子老爷爷,站起来开心地说道:“朱爷爷来了……”然后看着徐谨又重复了一遍:“朱爷爷来了。”

  徐谨也想见朱庞安,但一想到火灸,她眼里便暗了几分,整个人有些消沉,勉强动了动嘴皮子道:“我师父。”

  陈挽一下子反应过来,嘴角的笑意慢慢退去,她忘了,朱爷爷是来给阿谨治病的……

  她蹲下来靠近她,安慰地揉揉她的头发,轻声道:“阿谨不怕,我和娘陪着你。”

  陈夫人坐在榻边缘处也温声宽慰着:“文吉不怕,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徐谨见她们又为她担心,咧开嘴角回道:“我不怕,我不是小孩子。”

  室内安静下来,几人等着朱庞安不再多言。

  徐谨藏在被褥中的手指轻轻敲着另一只的手骨,她这人不怕痛,相反她很能忍痛,但是她怕她这辈子都受不得寒,要依靠朱庞安一手出神入化的火灸度命。那本传说中的《南阳活人书》据说集千年医者古方之大成,列举了伤寒、风、毒;热病、中暑、温病、疫、疟、毒、风;中湿、湿温、痉病等各种外感病,在《伤寒论》的基础上选取了《外台》、《千金》、《金匮玉函经》、《圣惠方》等一百二十六首方剂,可以说是迄今为止世上最全的外感病医书,他却从不让自己看。她不信是他说的那样,只传给朱氏家主,朱庞安很疼她,他也从来不是那种吝啬又看重祖宗礼法的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早在当初她被带回有道书院,他赶去救她时,就已经翻阅过那本医书……

  连被叫了几十年“医绝”的朱庞安都无法根治她的顽疾……

  她淡淡地摇了摇头……

  门外一阵脚步声,她听见陈福客气的声音:“朱先生您慢些,小心台阶……”

  紧接着门被打开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浑厚有力:

  “陆英昨日可还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