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主人是谁
  眼前是一个双手抱胸立在床边的少年,手里还拿着一把剑,单看剑柄就知此物不俗。他个子很高,长胳膊长腿儿,脸却有些稚嫩,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与之前那个温和乖巧的樊克俭不太一样,这个少年一身墨色劲装,头发被一个银色金属牢牢束好,鼻梁高挺,薄唇皓齿,重要的是他有一双漂亮精致的眼睛,但里面却没有一丝温度和波澜。

  本来就面无表情,加上这样的一双眼,这个少年给人感觉……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工具。

  徐谨问道:“你是谁?”

  少年没有回答她,反问了句:“是你身患顽疾、寒气伤了经络?”

  徐谨点点头。

  那少年见此,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小瓶,一脚迈上前,另一脚不动,在她枕边扔下后利落地退了回去,依旧抱着胸,冷漠地开口:

  “这是主人给你的药,药性猛烈,一月定时服用一颗,这里面是半年的量,等你吃完了,去找主人。”

  徐谨听着这孩子有些机械地说完,皱着眉问道:“你主人?是谁?”

  还没等到他的回答,徐谨见少年突然闭上双眼,墨色的鬓发旁,一双耳朵微不可查地动了动。

  随即他睁开那双冰冷死寂的眼睛,不再理会她,放下手臂转身便走。

  “主人说等你好了去他那里,他有话跟你说。”

  徐谨看着他倔强挺立,有如白杨般的背影,咳了下,赶忙提了些力气问道:“你主人是何人?”

  他脚步未停,不过几步便敏捷地移出了内室,徐谨已然看不见他。这时只听外堂房门处,他留了最后一句话:

  “你若不来,主人会来找你的。”

  ……

  这到底是什么人……徐谨咳了咳,慢慢从被窝里伸出一只寒玉般的素手,将枕边那个白玉小瓶拿在眼前,伸出另一只手将它打开,霎时一股奇怪的药味立马飘进鼻息,有一点点腥、还有……她琢磨半天,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味儿……她往里面看了下,是状似黑豆般大小的药丸,她手上轻轻晃了晃,数了下正正好好就是六颗。

  这是什么药?她倒出一颗捏在手里仔细闻了闻,不是寻常药物。她闭上眼睛,凝神聚思,在脑海中打开了所读的一部部药典……

  这药丸中含有……海马鱼纲,温身健体、止咳平喘;鹿血,大补虚损,益气生热;龙涎香,行气活血、散结止痛……

  还有……还有别的……奇怪,她肯定里面还掺有别的药材,却又说不出是什么……

  就在她冥思苦想之时,房门又被打开了。原来刚才那个少年知道有人要来,便先行离去。

  徐谨将手里的药丸放回瓶子里,将这白玉瓶藏进了被子里面。有关她的事,陈同非一向草木皆兵,没有弄清楚这药的成分和那少年以及他“主人”的身份之前,她还是不让他们知晓,免得他们担心。

  双手刚刚伸进被子里躺好,内室就进来人了,是陈同非、陈夫人、姜嬷嬷和两个端着托盘的侍女。

  看着他们走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