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这是陷阱
  门口小厮见那贵人的马车已经走远,徐谨却站在原地不动弹,忙走下台阶,小跑两步来到她身边说道:“徐先生,更深露重、小心着凉了,快进去吧……”

  徐谨沉下一口气,舔了下发干的嘴唇,点点头刚要随他进府去,不想突然肩膀似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紧接着“吧嗒”一声,那个不明物件儿掉在了她脚后跟处。

  小厮也注意到了,绕到她身后,嘴里嘟囔着:“什么呀……”

  他刚要弯腰捡起来,徐谨快他一步,疑惑地转头蹲下去将它了拾起来。待借着月色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后,脸色立变!

  那小厮在她身边看得真切,心中不免有些惊诧,他从来没见徐谨有过这么强烈的、不安的反应!

  只见她正前后仔细翻看着那个物件儿,这时,不远处似是有一道青色瘦削的身影闪过,向着西边急速飞去,还没等小厮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风袭过,眼前又飘过一个青色的身影!等他眨眨眼,着急地前后左右看去,尚书府门前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人。

  徐谨已然不见了踪影!

  他睁大眼睛,站起身茫然地后退两步,不死心地向两旁望了望,不由火速转身进府,一路去了主院!

  沿着大道、穿过小巷、跃入树丛、飞上屋顶……这厢徐谨脚下生风,前面那个熟悉的身影轻功不弱,与她不相上下!夜色弥漫中,远方有多喧闹,此处就有多冷清,百姓们几乎全部汇集于长安街上,二人所经之路,行人寥寥无几。他们一个引、一个追,飞檐走壁,行动敏捷,风驰电掣,动如脱兔。

  徐谨的手有些颤抖地紧紧握着那个东西,目光追逐着前面飞跃的那人,眼睛一眨都不敢眨。她的心“砰砰砰”地乱跳着,剧烈地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她脑中闪过几个念头:

  这人是谁派来的……

  见过她爹娘吗……

  他们还好吗……

  是不是李召群……

  是不是要去灞兴李府……

  不对,路不对……

  她一边追一边紧张地思索着,突见那人已然引着她来到一高门大户的院墙外,还没等她追上,那人转头诡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脚尖用力点地,跃起后一脚蹬向那高筑的白墙,转而蹿到一棵高大的槐树之上,整个人如同飞燕般轻盈地,几下子便迅速消失在高墙之外……

  徐谨从对面的的屋檐上旋转几周跳下来,快步走至墙根处,有一丝犹豫。

  无妨,来日方长……

  听说了吗,前些日子闯入李府的贼人,又出现了!

  敢偷老夫的千年老参,从今日起你便日日来医馆坐诊!看病!还债!再乱跑老夫定要你尝尝那百转销魂丸的滋味!

  这两日镐京城中疯传,贼人又出现了,朱庞安定是听信了这些传闻,所以才急着把她困在“南阳医馆”,不准她乱跑。

  紧紧攥了下手中之物,那是一个精致玲珑的桃木雕山海镇小挂饰,徐谨大拇指拂过那上面的纹路,不用看便知道上面是怎样的一副画面:正中央刻着太极八卦;南北悬着日与月,日是太阳星君,月是太阴娘娘;中间刻着巍峨的三山五岳;座下一片奔涌翻腾,那象征着五湖四海。她记着小的时候,父亲也给她雕过一个一模一样的让她挂在腰间,说是可以辟邪。

  父亲虽擅制桃木雕,但也只是闲暇时用来消磨时间,他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