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太子元妃
  徐谨毫不意外这个女人就是东宫太子妃殷侠如,并不是因为周围众星捧月,而是这样的人,看一眼便知道是她,除了她,没有别人。

  她站定后淡淡扫了眼众人,那双妩媚又凌厉的凤目随即望向那个负手而立,威严又俊美的男人。她开口道:“都起来吧。”

  “是……”

  “是……”

  赵明庭还在思索适才那人所说之事,见到来人并未理会。

  “殿下……”还没等殷侠如开口,她身后便快步走出一个婀娜纤长的身影。徐谨在天权的搀扶下站起来,不知这又是东宫的哪一位嫔妃,与太子妃的端庄大气截然不同,这位美人冰肌玉骨,柔情绰态,一身白玉兰散花流仙裙很显身段,衬得整个人扶柳之姿弱不禁风。她梳着流云髻,发间一根白玉压鬓簪,与裙衫搭配的也极为精妙。

  殷侠如身边的大宫女面露不悦,但见她本人却保持着那副端庄的仪态,并未表现出什么。

  韩霜旁若无人般几步行至赵明庭身边,嫩白的一双柔荑轻轻挽上他的臂弯,含情脉脉道:“殿下前日刚刚负伤回京,怎的今日就出宫了?”

  赵明庭回过神来,偏头睨向她,皱了皱眉,不必费什么力气便从她手中抽出胳膊,直接转向太子妃道:“你们怎么来了?”

  “噗嗤”……

  一声细微的嘲笑自殷侠如身边传出,音量不大,却连同赵明庭丝毫不留情面的动作,在这偌大的太子寝殿前,给了韩霜一个大大的难堪!她咬着嘴唇,眼中闪着盈盈泪光看着身边的男人,他却是一个眼神都吝于施舍,这位美人无奈只能退回到太子妃身后黯然神伤。

  自取其辱而已。殷侠如冷眼旁观,也不在意她是来是回,只上前两步与赵明庭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如老夫老妻之间的私语般怪嗔道:

  “殿下不安心养伤,跑去李召群那里做什么?渝地一事,他还不配我堂堂大魏的储君亲自过府规劝!”

  徐谨心说果真是一霸气的女子!常言道虎父无犬女,她的父亲殷鸿戈手握重兵,在十八年前先皇驾崩、镐京兵变时有从龙之功,是皇帝登基后亲封的汉江王!要知道自古以来,异姓王大多不得善终,并非是异姓封王被下了什么诅咒,而是往往这些人长年以来盘踞一方,居功自傲,嚣张跋扈,危及社稷,最后为君王所不容,历代皇帝最是忌讳。殷氏父女位极于此,可见殷氏一族荣宠之盛!

  此时这里恐怕只有这两位东宫之主说话的份儿,这话也恐怕只有这位娘家够硬、身份尊贵的皇太子妃殿下敢说!

  她话音未落抬步靠近他,替他拢了拢松垮的外袍。

  “现下身子正是虚弱的时候,殿下怎么不注意一点……”

  两人之间的亲昵让太子妃带来的宫人们无不得意,韩霜这边双手紧握,力道之大几欲折断指甲!

  她身边的宫女玉琅牢牢扶着她,却也不敢吱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