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第 22 章
    马蹄嘶鸣,人声喧哗, 伴随着孩子的哇哇啼哭, 顾镜望过去时, 只见有一匹马竟然疯狂地在人群中扬蹄冲撞,迅疾奔跑, 而就在那疯马前方,正有两个小娃儿玩耍, 眼见的是根本来不及躲闪了。

    有一个妇人发出尖锐惊恐的叫声。

    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背脊发凉, 这两个小孩子,完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 身边突然凭空一条闪电般的影子, 直冲向前, 接下来的一幕仿佛电影快动作一般, 那影子矫健地跃在马前,而就在这条人影冲过去时,同时有另一个飞影蓝影,也迅疾地冲到了马前。

    两个人影,一个马路左边黑影,一个马路右边蓝影,分别犹如两支箭一般冲向两个娃儿。

    激扬的嘶鸣声中, 顾镜脑中一片空白, 她盯着那处, 眼睁睁看着自己身边冲出去的这条人影, 抱起了那蓝衣小娃儿,之后一个纵身,矫健地落回到了路边,衣袂翻飞间,干脆利索一气呵成。

    此人自然正是刚从自己身边冲出去的萧铁峰。

    好险……他竟还有这等本事,简直如同武打特技!

    够英雄,够气概!

    顾镜心中暗暗惊叹。

    旁边一个土黄粗布的妇人冲过来,哭着从萧铁峰手中接过去自己的孩子,最终千恩万谢,掉着眼泪就要跪下,不用想,就算听不全,顾镜也知道,她说的必然是:“恩人哪,感谢恩人救我孩儿性命,请受我一拜!”

    可就在这时候,却听得另一个妇人声音绝望地哭喊起来:“牙宝儿,牙宝儿,我的牙宝儿啊!”

    顾镜一惊,忙看过去,这才发现,原来从右边冲出的蓝影,只是飞起一脚,将那小娃儿踢到一旁,之后便去纵身一跃,去抓疯马缰绳。

    他是力大无比的,竟然硬生生将那缰绳勒住了疯马,疯马猛然得这拘束,烈性十足地在原地蹦跶,他竟然就这么死死按住了,其劲道,其威猛,可谓是力拔山兮气盖世,比萧铁峰那两下子英雄气概更添多少倍!

    毕竟抱起一个娃儿不难,勒住一个疯马可不容易!

    这原本是精彩绝伦的一幕,本该引来掌声雷声,可是所有的人,都没有去为他鼓掌喝彩。

    大家伙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被摔在地上的牙宝儿身上。

    小娃儿原本饱受惊吓,被踢后,本应落在旁边地上,按理顶多也就是摔个屁股蹲儿,没多大事,谁家娃儿还能不跌几脚?可这事儿实在是巧,巧就巧在,他落下来的时候,脑袋恰好碰到了旁边的一个摊架子上。这下子可了不得了,脑袋上一个口子,血都往外流了。

    顾镜见此情景,不免摇头。

    而旁边的萧铁峰将娃儿还给了那土黄布衫妇人后,正伸手阻止她跪下,此时也听到了另一个娃儿的哭声,见了此番情景,也顿时皱起了眉头。

    所有的人注意力都在那场灾难现场,没有人注意到顾镜。

    顾镜偷偷地伸出手,从黑皮口袋里摸到了急救包,药品,还有冰袋。

    这实在是一件神奇的事了,冰袋竟然还是冰的,像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冒着丝丝寒凉白气,可是其他物品,却并没有受到它温度的影响。

    顾镜来不及细想,就跑到萧铁峰身边,指指人群,又指指自己的东西。

    萧铁峰曾经见她用吸气的方式救那个女人,应该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也不敢耽搁,连忙牵着她的手来到了人群中,嘴里吆喝着,约莫是请他们让开的意思。

    很快,萧铁峰带着她挤了进去。

    萧铁峰对着人群叽里咕噜了一番,又指着顾镜,顾镜连听带蒙,知道他的意思是告诉别人,自己要帮那个娃儿处理伤口。

    然而所有的人都不太信的样子,大家用疑惑的眸光望着自己。

    那个小娃儿的母亲,根本是个没主意的,只知道紧紧抱着小娃儿大哭不止,根本不放开。

    顾镜急了,跺脚,看向萧铁峰:“我救,急!”

    她总不能硬抢吧?

    自己语言虽然能听懂一些,可是说起话来就没那么顺溜了,一切全都得靠他了!

    萧铁峰看着顾镜难得一脸的焦急,顿时心领神会,当下对那妇人道:“这位嫂嫂,我媳妇是大夫,先让她看看吧。”

    妇人见萧铁峰一表人才,言辞诚恳,便放开了自己的孩子,要让顾镜给看病。

    谁曾想,这个时候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别信,这个女人不是好人,她会法术!”

    萧铁峰看过去时,只见这人正是赵旺狗,是之前跟在赵敬天身边的本家之一。

    在场众人一听这话,顿时有些吓到了,都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女妖精。

    萧铁峰皱眉:“这位嫂嫂,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家媳妇确实是好心,要给这孩子治病,如今孩子伤得不轻,不能耽误。”

    “我,我要大夫!”妇人哭喊着道:“帮我请大夫过来吧!”

    人群中议论起来,有人终于道:“保安堂的常大夫今日去镇子外头出诊了,一时也没法去寻他,他那药铺子也关着门哩!”

    诸城是个小镇,统共不过就这么一位保安堂的常大夫罢了,妇人一听,顿时绝望地抱着孩子哭起来。

    而这个时候,那娃儿伤口的血还在往外溢,任凭妇人用手捂住也根本不管用。

    旁边好心人不知从哪儿抓来一把锅底灰,一时没金创药,先锅底灰应急止血!妇人用自己的手抓着那把锅底灰往自己孩子伤口上敷。那手仔细一看,还脏乎乎的呢。

    萧铁峰身边的顾镜一看此番情景,险些气得跺脚,这么小的孩子,感染了怎么办?万一引起败血症不是闹着玩的,古代一个感冒都能要人命,真引起败血症,搁这个医术落后的年代就是没救了!既然他们叽里咕噜了半天都没个大夫出现,为什么不让自己试试?

    想到这里,事不宜迟,她挽起袖子就要冲过去抢人。

    萧铁峰想起之前的一幕,知道她性子,怕是阻拦不得,当下先拽着她在怀里,又对那妇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