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018
  什么叫喜欢?

  赵瑀从母亲的眼中看到了迷惑和茫然。

  她喃喃道:“喜欢啊,大概就是把他放在顶顶重要的位置,凡是以他为先吧。”

  赵瑀又问:“您喜欢父亲吗?”

  母亲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点点她的额头笑嗔道:“你这孩子,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妇人出嫁从夫,当然要把夫君放在第一位,三从四德我看你是白学了。”

  烛光暗下来,赵瑀拿起小剪子剪掉一截发黑的灯芯,屋里光线随之一亮,将她的侧影清楚地投在窗子上。

  她想到母亲临走前说的话,“你看咱们家,就老爷那样冷性的人,在老太太面前还会维护我几分,这么多年他也没弄个通房小妾的,我知足了。”

  赵瑀对此不以为然,除了母亲,她现在对赵家人没有任何好感,而且任凭老太太几次逼迫,父亲一直对自己不闻不问,一个对亲骨肉都如此冷血的人,对妻子又能有几分真心?

  在她看来,父亲不纳小,只不过为了名声好听罢了。

  但是对上母亲的笑容,她实在说不出口。

  深深一声叹息,赵瑀好看的眉毛皱起来,不是为自己,是为了母亲。如今老太太对母亲是毫不掩饰的不满,大哥只一味听从老太太,小妹任性不懂事,父亲也指望不上……

  母亲的处境真的好难!

  越想越烦,赵瑀起身推开窗子,略带潮意的夜风拂面而过,驱散了满室的憋闷。

  外面黑黢黢的,一切看上去都影影绰绰,一声两声的更鼓声,隐约从深不可测的夜色中传来。

  寂静的夜让赵瑀的心渐渐安定,却冷不防看到李诫从暗影中走出来。

  她的心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

  “你怎么又来了?”

  这个“又”字让李诫很不痛快,他径直走到窗前,一扬眉挑衅似地说:“你不喜欢我来?我偏要来!”

  他语气很冲,赵瑀不由愣了下,旋而解释说:“明日成亲你有的忙,我担心你休息不好撑不住,并没有不让你来的意思。”

  温和的话音入耳,李诫的火气消了几分,赧然道:“我不该胡乱发脾气,对不住。”

  赵瑀抿嘴一笑,指指旁边的门,“别在窗户根儿下杵着,让起夜的婆子看见又是桩麻烦事,你进来说话。”

  李诫笑道:“怕什么,你是我没过门的媳妇儿,我看哪个敢乱嚼舌头!老太太都让我拾掇得没脾气了,还怕几个婆子?”

  “不是怕她们,本是大好日子,别因为她们败坏兴头。”赵瑀柔声说,“再说你就要上任,为官者一定要爱惜羽毛,不能让自己名声有损,你说是么?”

  李诫并不认同后半句话,但并未反驳,乖乖地进了屋,左右看了一圈问道:“怎么光秃秃的,一点儿喜庆劲儿也没有,赵家什么也没给你布置?”

  淡青色的帐子,铺的盖的也是寻常的旧被褥,只有衣架上挂着的大红嫁衣提醒人们有姑娘要成亲。

  赵瑀不在意地笑笑,边倒茶边说:“你逼着老太太出了两千两银子,她心疼得一日没吃下饭,哪里还有心思给我布置?我一想到就要离开赵家,高兴得睡觉都要笑出来,这点子小事也不在乎了。”

  “哦?看来你很盼着成亲?”

  赵瑀脸一红,将茶杯往桌上一放,轻轻吐出四个字,“明知故问。”

  昏黄暗红的烛光,给她的脸颊染上一层淡淡的绯色,美丽而朦胧。

  李诫不知怎的心头一动,竟然红了脸,过了一会儿才问:“你是愿意嫁我的?”

  赵瑀很是奇怪,反问道:“先前就说过愿意的,你这是怎么了?”

  李诫很想问问她对温钧竹怎么个意思,可现在却问不出口,不知为何,他有点害怕。

  问了,难免让她尴尬,女孩子都爱胡思乱想,如果她认为自己猜忌她,这事也许会成为两人之间的疙瘩;不问,心里堵着这口气,上不去下不来,憋得他难受。

  他更怕从她口中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如果真是那样,两人的亲事就是一桩笑话!

  赵瑀看他神色犹豫不定,知道他定然是有事,便静静等着他开口。

  直到茶凉了,李诫才说:“咱俩出身天差地别,若不是意外救了你,大概一辈子咱俩也不会认识,更别提成亲了。你愿意嫁我,是感激多过喜欢,对吧?”

  赵瑀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对李诫充满感激和愧疚,但是喜欢……她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她看出了李诫的担忧和紧张,想说句“喜欢你”安抚他,但是她不愿意骗李诫——她已经从李诫身上得到太多太多,再欺骗他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便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