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017
  黑漆院门半敞着,李诫和张妲隔着门槛相对而立。

  张妲扬起下巴,语气十分不善,“我是户部张郎中的嫡长女。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李诫熟知朝中官员间的关系,她一说张侍郎,他便立刻想到了温相国——这两家是姻亲。

  他看了张妲一眼,随即抱着胳膊斜倚在门扇上,没有动的意思,吊着嘴角说:“我与姑娘没有私交,与张郎中倒有几面之缘。敢问姑娘是替你父亲传话来的吗?”

  “关我爹什么事?再说传话又用不着我来传!”张妲瞪着眼道,“我要说的是瑜儿。”

  李诫没有来一阵烦躁,脸上也多了几分不耐烦,“她的事自有赵家人商议,用不着张姑娘费心。”

  “哼,你是害怕不敢听吧?”

  李诫笑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你怕丢了这桩好亲事!”张妲压低声音,样子极其认真,“事关瑜儿的终身幸福,你必须要听,不然喜事也变成了坏事!”

  李诫眉棱骨微微一动,侧过身子让开路。

  张妲冷哼了一声,昂首阔步进了院子,径直走到堂屋上首坐下,反客为主道:“坐吧,小梅你去外头候着。”

  李诫不与她计较,晃晃荡荡坐在下首,也不正眼看她,只拿茶杯转着玩。

  他眼睛余光瞥过张妲,只见她板着面孔,显得十分倨傲严肃,可她紧握椅子的双手不停地在颤,因用力过大,指头已是发白。

  李诫一眼就看穿了她的紧张,不禁暗笑,摆出这副唬人的架势,坟头上耍大刀——吓鬼呢!

  张妲的确心虚,赵瑀决意嫁个李诫,态度之坚决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但她还是不甘心,不甘心表哥心心念念的人就这样嫁给别人。

  一想到表哥伤心失望的样子,她就疼得喘不上气,表哥失了学业,不能再失去心爱的姑娘!

  再说了,李诫除了一张脸还能看看,哪方面能和表哥比?瑜儿并不喜欢李诫,就算嫁给他也不会幸福,自己是为了瑜儿好!对,自己做的没错。

  张妲反复掂量,终于开口道:“瑜儿不喜欢你。”

  “咔嚓”一声脆响,李诫手上的杯子出现一条细细的裂缝。

  他依旧是漫不经心的神色,“我知道啊。”

  “那你还娶她?”

  “有什么奇怪的,多少人直到掀盖头才知道对方的模样,谈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感情都是慢慢处出来的。难道令堂婚前就对令尊一往情深、非君不嫁了?”

  张妲一时无言以对,半晌才说道:“我家的事不用你管。说的是你和瑜儿,她不喜欢你,你们就是成了亲也过不到一块儿。”

  李诫真是气笑了,“她不喜欢我,可她也不讨厌我啊,她很愿意嫁我的……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成亲的是我们又不是你,日子过得好不好的,不是你说了算!”

  李诫端起了茶杯,意思很明确。

  张妲心里突突直跳,为了表哥,豁出去了!

  她一闭眼发狠嚷道:“赵瑀喜欢的是温钧竹!”

  李诫将杯子轻轻放在桌上,敛了笑,不笑的他周身冷了下来,令人微觉害怕,张妲不由自主向后缩了缩。

  “张小姐,我知道你俩交好才对你诸多忍让,但请你不要误会我没脾气。”他沉声说道,“你当着她相公的面说她喜欢别的男人,你是跟她有多大的仇这么害她!”

  “我才没害她,我是在帮她!她和表哥情投意合,本来是神仙一般的眷侣,可现在迫于无奈要嫁你。表哥痛苦,她也痛苦,还有你,你也难过不是吗?这桩亲事害苦了三个人,还有什么必要继续下去?”

  李诫冷笑道:“照张小姐所言,我就是个强抢人妇的混蛋?”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救了瑜儿的命,我从心底也是佩服你的。只是她心有所属,你干脆好人做到底,做个成人之美的君子好吗?”

  李诫盯着她,忽一阵大笑,“张小姐,我实在不懂你的脑子是怎样长的,我怎么做才能成人之美?”

  “退亲吗?连续退亲两次,且不说别人怎么看她,她自己就承受不住!”李诫鼻子哼了一声,不屑道,“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温公子,出事到现在他连个人影儿都不见,算个屁男人!”

  张妲霍然起身,大声吼道:“表哥才不是那样的人!他为了瑜儿连学业都不要了,没日没夜地往京城赶,你看着,他这几天准到。”

  “到了又怎么样?”李诫眉头不易察觉地挑了下,冷笑说,“婚书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