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四张机
  “你这是玩我吗!”

  抬头望着天空心中烦乱,李修元怔怔地说了一句,不是是在骂老天,还是在骂天风王城里的长孙皇后和秦王两人。

  即便是那日被君无忧打下悬崖,他的心情也没有今天这般烦躁,因为他试了好些天,身体中的那道被君无忧称名的神符的上上金签,一直没有动静。

  难道说这神符也害怕这书院里的某个人不成?

  想起了君无忧的表情,李修元心境有些乱了。

  这一天,书院的厨房后面的柴劈的乱七八糟,大小长短都不一样,显示着劈柴的少年心情极端不好。

  又过了几天,书院的考试全都结束后,学员陆陆续续都走了,书院每年会放一个多月的假,绝大部分学生和先生都是要回家的。

  为何要说绝大部分,因为书院中还有一些人没走,其中就包括李修元。

  并非李修元不想回家,而是他已无家可回。

  回天风王国还是落霞山的道观?都不现实,以他现在的情况,走不了多远就会再次被土匪打劫。

  他可不想再当一次肥羊。

  书院学生走后,堆积的柴其实已不需要再劈了,但是李修元还是每天照常过去劈柴,从未间断。

  第五日,黑夜降临之时,柴劈完了。李修元看着手中柴刀,打了一盆水接着磨起刀来。

  既然无处可地,总得给自己打些事情来做。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一道苍老的身影来到厨房后,看着修元缓缓地问道。

  “不知道啊?或者想着我这腿啥时候可以痊愈!”

  李修元情绪低落地回了一句,他就是因为不知道该想什么该做什么才会在这里发呆。

  “夫子,你不回家吗?”李修元轻声问道。

  “曾经有过,回不去了......”夫子平静而又缓慢地回答道。

  活得太久,他几乎都已经忘了家这个字。只不过,他真的曾经有过。

  “夫子,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我的心境有些乱了,该怎么办才好?”

  李修元眼中露出浓浓的迷茫之意,宫中不能回,书院的柴又劈完了,他该去哪里?

  天下太大,他只有一条腿又能走到哪里。

  “我在想,你要不要跟我学习琴道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夫子看着迷茫的李修元,脸上露出一慈祥的笑容。

  “好啊!正好闲着也是闲着。”

  李修元的眼中露出一丝希望的精光,抬头看着夜空中飘零的雪花,遥远的星空那里,老道士是否在想念着他。

  夫子想了想,静静地说道:“那么,明天起你就过来找我吧,我教你学琴。”

  这一夜,李修元和夫子说了很多话,包括他的我在落霞山上的道观,包括他在天风王城里的云起小院。

  这些事情藏在心中,已快让他发疯,所以他什么都告诉了夫子。

  夫子神色依然平静,即便听过了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

  人生百态,李修元的经历不过是在百态之外,可不论怎么说,这还是人生。

  夫子是一位很好的倾听者,李修元和夫子虽然相识不久,但对夫子的信任却超过了任何人。

  他并不担心夫子会将今夜的这些话说出去,原因很简单,他是夫子。

  “既然没有事做,就跟我好好练琴,说不定有天你可以做到以琴入道呢!”夫子将自己没有做到的事情寄托在了李修元的身上。

  夫子平静说了一句话,旋即便迈着苍老的步子缓缓离开了。

  ......

  踏着清晨的雪雾,李修元来到了夫子所在的竹舍,轻轻地敲了二下院外的竹门之后,才走了进去。

  “进来吧,不要客气!”坐在客堂时的夫子已经煮了上一壶茶,对着李修元喊了一声。

  “老师,我来了。”李修元走进客堂,在夫子的面对坐了下来。

  “人间世事无常,你才多大?我相信要不了二年你的腿伤就能痊愈,而你的修行更不用耽心,先把心境修好。”夫子给他倒上一杯热茶,轻轻地嘱咐道。

  “老师,弟子心中明白。”李修元轻轻点头,端起茶杯尝了一口,然后喃喃地说道:“三年不知茶滋味,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夫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向李修元的目光越发满意了。微笑着说道:“修元啊,你有三年没喝过茶了吗?”

  李修元一听,赶紧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老师,我从来了书院后便没喝过茶了,喝了你煮的茶,心有感悟......”抬头望着堂外的飞雪,李修元静静地说道。

  “修元啊,修行之路何其漫长,不能安于享乐,要时刻提醒自己。”夫了看着他说道。

  “老师说的有道理。我想问问,这风云书院是属于天风王车的吗?”

  李修元看着夫子,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不是!”夫子喝了一口茶,静静地说道:“风云书院不属于任何一个王国,无论是魔域、妖域、修罗域还是神域都可以来这里修行学习。”

  “原来如此,看来我的腿也能在这里治好了。”李修元淡淡地笑了起来。

  “要对自己有信心!”夫子看着他说道:“先有信心,然后才能修心,否则你修什么心境?”

  李修行元一听,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