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 棋手也是棋子
  “来啊!继续啊!”灭霸咆哮着,疯泰坦人赤红着双目,他仿佛失去理智一般地挥舞着自己仅剩的左臂。

  没有人回应他。

  战场上充斥着爆炸与惨叫,可是在这一片小小的空地,却仿佛有一种诡异的宁静。

  托尼的盔甲已经大块大块地脱落,取而代之的是仿佛实体化了一般的猩红色能量。

  他艰难地挪动着双腿,拖着身体来到灭霸面前。

  握紧拳头。

  “抬不起来了?”灭霸轻蔑地嗤笑一声。

  他伸出右手,抓住托尼的脑袋,将他提了起来。

  “力量永远都是最苛求的属性,当你缺少力量,你就无法掌握它。”灭霸轻蔑地笑着,“我承认你的意志,你的坚持,你的斗争,但是,这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不值一提。

  “即使,那个力量暂时属于你……”

  他抬手将托尼狠狠地甩了出去。

  托尼在废墟中翻滚着,直到撞在一面半坍塌的墙壁上,才终于止住。

  即使受到了对普通人来说足以致命的伤势,疯泰坦人惊人的身体素质让他依然保持了较为良好的状态。

  一跃来到托尼面前,他看着趴在地上几乎动弹不得的托尼,从背后抓起托尼的脑袋。

  “虽然说,这些已经不重要的,不过,我并不介意在我的故事里,增加一些老朋友的身影。”灭霸说着,将托尼翻了过来,将左手伸向托尼胸口猩红色的反应堆。

  托尼的嘴似乎动了动。

  灭霸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于是,他低下头。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即使他依然会想他过去遇到的每一个对手一样,黯然退场。

  “我……创造未来……”

  灭霸无头的尸体缓缓倒下。

  ……

  “为什么。”高天尊喘着粗气,看着眼前的屏幕,也看着桌对面的柯尔特。

  “棋手不会把自己置于棋盘中。”柯尔特平静地把双方的纸牌收好,“这有时候并不一定是优势。”

  “我们不一样!”高天尊彻底失去了往日的从容。

  “或许吧。”柯尔特的反应很平淡,“高高在上本身有时候就是缺陷本身。”

  高天尊咬牙切齿。

  “高贵的玩家可以牺牲任何棋子,却永远不会牺牲自己。”柯尔特笑了起来,他拿起那副牌开始洗牌,“你说得对,我很了解那些,掌控,操纵,那种感觉很好,可是,棋手本身终究也只是游戏的一部分不是吗?”

  高天尊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

  “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尤其是……”柯尔特顿了顿,“我开始思考,作为一个棋手,作为一个局外人,作为一个操纵者,真的那么好吗?

  “在这个宇宙中,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全知全能,即使是永恒,生命法庭,他们也终究只是遵循着宇宙规则本身运行的所谓神明,他们也终究是这场‘戏剧’里的角色罢了。

  “你觉得我们很特殊,但是在这个茫茫宇宙中,特殊或许只是一种普遍罢了。”

  他抬手触摸着高天尊的屏幕。

  “他们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故事,我们真的比他们有任何的不一样吗?在这个茫茫宇宙中,又有哪一个智慧生物没有独属于自己的经历来让他成为自己“故事”的主角呢?”

  屏幕上的场景从与克里斯克鲁联合军奋战的复仇者悄然变成了在大战中四散而逃的普通民众。

  “他们或许渺小,或许卑微,或许轻轻碾过就会化为齑粉,但是谁又能说,他们的经历,对他们自己来说不是生命的全部呢?”

  柯尔特看着高天尊的眼睛:“高高在上的棋手,从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或者说,棋手本身也只是一种棋子,你觉得自己在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博弈,但是或许这场博弈从最开始就根本不是一场游戏。”

  “那是什么!”高天尊喘着粗气,他双目血红。

  “它什么都不是。”柯尔特说道,“你问我为什么能够拿出自己的一切和你赌,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玩。

  “你是宇宙最好的游戏大师,我不可能在游戏里击败你,所以我唯一战胜你的方法,就是把这一切变成我的规则,让这场赌局不再是游戏。

  “地球上的亿万生命都取决于我们的赌局,不是吗?那么,就让你也成为赌注的一部分吧,让这场游戏,变得不再游戏。

  “毕竟高高在上的棋手绝不会和一个小兵兑子,但我不是棋手。”

  高天尊怔怔地看着柯尔特,他嘴唇颤抖,却又说不出一句话。

  ……

  暗红的能量突然涌出,笼罩了整个战场。

  “啊!!!!!”

  愤怒地咆哮声仿佛响彻了整个宇宙。

  复仇者和变种人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天空中的舰队开始毫无征兆地扭曲,然后消失,就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你们夺走了我生命中最后的一部分!”披着猩红色斗篷的女人突兀地出现在战场中央,扭曲,混乱的能量在她身旁蠕动着。

  “旺达!”皮姆看着几乎被撕裂的地面,大声吼道,“冷静!你失控了,你的魔法在撕裂整个现实,如果你继续下去,整个地球都会从宇宙中消失!”

  “那有什么意义!”旺达转头瞪着他怒吼,然后,“闭嘴!”

  混沌魔法扭曲的能量从她的眼中飘散着,整个战场上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的复仇者和变种人都能够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恐惧笼罩了他们。

  这个女人已经不再是旺达·马克西莫夫,她现在唯一的称呼,是绯红女巫。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一切!”女巫看着眼前已经被彻底扭曲却毫无挣扎之力的舰队,“为什么还要夺走我唯一剩下的东西!”

  “他死了!”女巫咆哮着,“被从现实中抹去了!即使是扭曲现实,也无法找到他!过去的他,现在的他,未来的他,全都消失了!

  “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夺走我身边仅剩的东西!”

  猩红的混沌魔法继续扩张着。

  “旺达,冷静,你的魔法正在失控,你正在将地球拖进现实的裂隙。”黑豹看着仪器上疯狂乱跳的读数,“不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可以想办法解决,但是如果地球消失了,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将是灭顶之灾。”

  “灭顶之灾?”女巫笑了起来,她缓缓抬起手。

  所有克里和斯克鲁人的身影就好像失去了信号的老式电视机一样,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我只要轻轻动动手指,就能够把你们从这个宇宙中抹除,可是,从最开始,我却没有这么做。”女巫嗤笑,“但是我却没有这么做,但是现在,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

  “什么叫你无法把地球送回原处?”柯尔特看着眼前调试仪器的高天尊,“难道你想要毁约?”

  “不不不。”高天尊似乎已经从此前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既然我输掉了赌局,就一定会按照赌注完成约定,但是现在,地球被另一种更强大的能量所笼罩了,它切断了仪器和地球的联系,我没有办法把它送回去。”

  “什么能量?”柯尔特有种不祥的预感。

  “混沌魔法。”高天尊闭着眼睛叹气,“很抱歉,有人强行逆转了现实的规则,所以,他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柯尔特瞪大了眼睛:“你说的该不会……”

  “很抱歉,看来,这个故事的作者还不打算这么轻易地结束掉这一切。”高天尊闭上眼睛。

  ……

  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将笼罩了一切的混沌魔法从中间斩断,露出了漆黑的天空。

  “旺达,住手,你这样会毁了整个地球!”野兽和琴从天而降。

  “攻击!”成功回归现实,克里和斯克鲁人立刻下令对女巫展开攻击。

  一道金色的剑光再次挥出,将所有的攻击全部拦住。

  直到这时,所有人才看清,这是一个有着墨绿色皮肤的少年,他举着一把古朴的长剑拦在了战场双方之间,在他身后站着的是神奇四侠,惊奇队长,银河护卫队与天剑局。

  “全都给我滚开!”根本没有给任何人解释的机会,女巫怒吼一声,琴和苏珊努力张开护罩,念力防御却仿佛一张纸一样被轻易撕裂。

  小浩克举起长剑劈向混乱扭曲的魔法。

  金色的光芒勉强挡住了魔法的袭击,但是却在不断地衰退。

  “旺达!”巫毒拉着两个少年出现在了战场中,“停下。”

  女巫原本充满愤怒与仇恨的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惊慌与恐惧。

  “你不会想要毁掉最后的一切,对吗?”所有人都能看到巫毒因为恐惧导致呼吸加重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阿戈摩托之眼漂浮着,在一片暗红中闪烁着几乎微不可见的荧光。

  “噗!”

  下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