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你配吗
  啪!

  张静一拍案。

  他的目光横扫众人,随即冷笑道:“我是锦衣卫的子弟,从前的时候,我总听我的父亲说起当初的时候,那时候,咱们锦衣卫出门在外,是何等的威风?”

  “……”

  张静一已将一只脚架在了长条凳上,目中发出精光,似乎散发着无穷的气概。

  “你们也大多都是厂卫子弟吧,应该也和我一样,从小到大,便听你们的父兄谈论起从前,天子亲军,缉贼捕盗,监督百官,薰灼中外,谁敢不从?”

  校尉和力士们听到这里,眼里不由自主地放出光来,或许是伴随着酒精的作用,已有许多人摇摇晃晃的点头了。

  “你们和我一样,都有幸能够接替父兄的职事,我们入这锦衣卫的时候,是怎么跟我们说的?说我们是天子之鞭,抽挞天下,缉拿不法,天下的贼徒,闻之丧胆。”

  依旧还是鸦雀无声。

  只留下张静一嘶哑且愤怒的声音:“可是现在呢?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了?我们天子亲卫,现在却成了一群滥官污吏的帮凶,仰人鼻息,视为家奴!”

  许多人低下头,咬着唇,更不敢做声。

  借着酒精的作用,张静一怒发冲冠道:“来,看看姜健,姜健只是去询问一桩案子,这是我们锦衣卫应尽的本份,得来的是什么呢?得来的是一顿痛打。你看……你看……”

  张静一一把拎着姜健的后襟,给其他人展示:“都看到了吗?都是爹娘养的,都是有血有肉,你们父兄们还在的时候,将你们捧在手心里,生怕你们受一分半点的委屈,可他娘的……”

  张静一龇牙,恶狠狠地道:“一群阉奴们说打便打,这一顿打,重不重?我看并不重,总还没有将人打死,姜健不还活着吗?”

  “可是……”张静一解下了腰间的绣春刀,哐当一下,丢上桌案,这沉重的佩刀砸在酒菜之中,顿时哐当作响,酒菜泼溅的四处都是。

  张静一口里接着道:“可是我便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张静一他娘的来做锦衣卫,不是来忍气吞声,不是来给人区区几个东厂阉奴来做颍泉的。我他娘的……”

  张静一抖了抖身上的钦赐麒麟服,挺起胸膛:“我他娘的是奔着堂堂正正的天子亲军来的,是奔着这锦衣卫威风凛凛,逻卒四出,天下骚然的气概来的。今日这个事,得他娘的说个清楚,不说清楚,我这百户不干也罢!”

  众人个个眼睛发直地看着张静一,一时之间竟接不上话。

  “你们怎么说?”张静一拍案,恶狠狠地道:“是跟着我走,还是去做鹰犬?”

  “……”

  张静一怒视着每一个人。

  一旁的王程已是半醉了,三弟的面子还是要撑着的,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道:“自然是跟着张百户。”

  “对,跟着张百户。”酒精的作用,让众人纷纷热血起来。

  “好!”张静一斩钉截铁:“既然如此,那就去算一算这笔账,今日非要评一评这个理不可,要去评理的,都跟我来。其他的随意,你们继续喝酒!”

  张静一说着,提起了溅满了酒菜的绣春刀,跨在腰间,手按着刀柄,踏步便走。

  众人依旧愣在原地,这时候大抵是脑子有些不够用。

  只有邓健咕哝了一句:“他娘的,张家怎么出了这种人,不好好娶妻生娃……非要挨千刀。”

  骂归骂,邓健却已和王程一同追了上去。

  而其他的校尉和力士们一个个既局促,又有些激动,可内心深处,似乎又有些许的胆怯,一时之间,愣在原地,进退维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